筆趣庫 > 靈能審判 > 正文 墮落者卷 第34章 護衛隊現身
    唐南想好好睡一覺,就像在大海深處時那樣。

    可是墨菲定律告訴我們,每當你午睡時,總有鄰居在搞裝修。臨死前也不得安寧,是很容易讓人煩躁的。

    有什么東西一直在搖唐南,不讓他睡去。他感覺被注入了一股力量,胸中一陣劇痛。

    唐南猛的睜開眼。周圍的一切都如深海般安靜,所有的事物都靜止不動。唐南看見停在眼前的一只飛蟲,看見林森朝自己張著大嘴,還有林森大叫時噴出的唾沫,以及被林森拆解的機器零件和那些飛來的鋼筋,全都停在那里一動不動。

    唐南正自奇怪,眼前的景象開始一陣扭曲變形。自己被什么東西拉扯著,眨眼間站在了林森的身后,身邊站著童小歐。

    接著,躺在地上的張勇、梁軍也都從自己的位置消失,出現在童小歐和唐南的身邊。最后連鑲在水泥墻里的黑塔也離開了墻面,站到自己身側。他們幾乎在同一時間,猛的睜開了眼。

    所有的事物仍舊靜止不動,只有童小歐。他轉頭看了看唐南,又看了看其他人。

    接著唐南的腦中飄來一句話,是童小歐的聲音,但童小歐卻沒有張嘴。

    “我蒙住了他的眼睛。但我支撐不了多久……”

    時間開始運轉,事物開始流動。唐南聽到了林森的吼叫,接著時間的速度漸漸加快,恢復了正常。機器重新組裝,那些鋼筋扎在了張勇等人原來的位置,林森的唾沫也正常的飛了出去,飛蟲勉強避開。

    唐南穩穩的站在地上,感覺身上又有了力量。張勇在地上坐下,喘著粗氣。梁軍也有了精神,只是一條腿還在流血,單膝跪地。黑塔站在那里發愣,不知道發生了什么。唐南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童小歐運用時空法術救了大家,給大家注入了些許靈能,暫時頂一頂。他還用精神法術給林森制造了幻覺。

    林森仰天大笑:“哈哈哈哈!怎么樣?知道這里誰說了算了?”

    接著林森再次把那廢舊機器分解,零件散落一地。鋼筋也各自騰空分開,掉在各處。林森朝三個方向揮舞著雙臂,撕扯著空氣,試圖收集什么東西。在他看來,他已經肢解了三個人的身體。他的動作越來越慌亂,他的面色越來越凝重。幻覺能迷惑人,但難以偽造靈體,因為靈體沒有樣貌,只有知覺。

    “咦!?他們的靈能呢?”林森疑惑道。

    唐南見狀跳到自己的兩條靈能鞭前,撿起了他們,把他們跟自己的靈體相連。

    童小歐終于不支,閉上眼睛頹然暈倒。黑塔伸手把他接住,抱在懷里。

    林森正附身查看他想象中的唐南的尸體,精神法術突然解除,他看到剛才殺掉的人全都消失,猛然驚醒。

    唐南催動靈能鞭朝林森揮去。林森正意識到發生了什么,一邊回頭狂吼,一邊再次操控起鋼筋和那些零件,讓它們飛向空中,直奔三個孩子而去。

    唐南怎容他再次威脅到孩子。當務之急不是殺掉林森的軀殼,而是控制他的靈體。唐南在剛才的一瞬,想起了那個被自己擅殺的神靈,那個法警折磨自己的方法,是通過水分子侵入身體,從而控制靈體。唐南沒那樣的本事,但他想到了另一個方法。唐南的鞭子早到,他手上一抖,趁林森狂吼,兩條鞭直入他口中,橫沖直撞,直到緊緊的攥住林森的靈體。

    唐南用力一扯,林森的操控術立即散亂開來,鋼筋和那些散碎零件鐺啷啷紛紛落地。三個孩子也跟著落下。

    梁軍忍著疼,利用自己的速度竄過去,飛身把三個孩子一個個接住,輕輕的放在地上。

    唐南胸中火起,瞪著林森兩眼通紅。他扯著兩條靈鞭,正欲絞殺林森。忽聽有個女人大叫:“撒手!”

    唐南轉頭看時,不知是什么東西朝自己的鞭子飛來。唐南不及多想,怕鞭子被那東西割斷,放跑了林森,連忙閃身避開。錚!的一聲,那東西沒能打到唐南的鞭子,楔入他身后的墻里。唐南扭頭看那東西,是一枚三角飛鏢,半透明,泛著微微的淡淡的紅光。

    唐南一驚,那樣的東西他沒見過,但那種靈能具體化的顏色他很熟悉。那是接近大師級強化者靈能具體化的顏色。大師級是血紅色,而自己的初級水平只是白色。現在的這個顏色在兩種之間,應當超過了“里匠”級。

    唐南再往三角標飛來的方向看時,一個藍色的人影朝自己飛來,舉著淡紅色的長刀直劈向自己。

    只聽另一個女人的聲音喊了聲:“留人!”

    唐南面前的地面突然飛起一大塊地板,足有三米見方,地板帶著斷裂的鋼筋混凝土朝藍色的人影飛了過去。藍色人影腳尖輕點那塊地板,輕輕落在一旁。唐南這才看清,是個金發碧眼體態婀娜的女子,噘著嘴,瞪著眼。

    接著另一個藍色身影飛到,手里還拎著一個人:“隊長讓你救下蛇王,誰讓你殺人了!?”

    那第二個人影說罷落在唐南面前,把手里的人扔在地上,對唐南輕輕說道:“這人不能殺,留著有用。”說著輕輕握住唐南肩膀,又拍了拍,“攥住他就好。”

    唐南看著她,烏黑的長發,烏黑的眼珠,身材較那個金發的粗壯的多,但面相和藹。唐南認識這個人,幾十年了,突然見面,不免看的呆了,他心里一酸,差點流下眼淚。

    她是唐南在靈界時的副手,是常伴其左右的法警——“羅丹”。

    唐南暗道,她怎么會在這?再看她的衣服,與那個拿刀要劈自己的女人穿著相同的制服。藍色纖維,用銀色絲線鑲嵌,胸口一枚獵豹圖案的徽章。那是靈能護衛隊的制服。再看地上,剛才羅丹提著又扔在那的人竟是自己的分身小偷林二。

    “嘉娜,你瘋了么!?”羅丹轉身朝金發女子走去,“你那是救人還是殺人!?”

    嘉娜不屑道:“我給過他機會,他躲開了我的三角鏢。我不殺他,怎么救人?”

    唐南顧不得思考這是怎么回事,催動靈能再次攥緊鞭子,要將林森置于死地。林森慘叫了一聲。羅丹回過頭來,大驚道:“住手!”。這時唐南的腦子里響起一個聲音:“別親自動手。否則你也活不了。”那是導師的聲音!唐南立即停下,不敢造次。

    羅丹見了,以為唐南只是教訓蛇王,舒了口氣。他身后的嘉娜從牙縫里“哼”了一聲。

    唐南又即疑惑,導師明明已經死了,又怎會跟自己說話?那可是真正意義上的死亡。一定是有人用精神法術迷惑自己。

    樓梯口那邊腳步聲響,走上來三個人。走在前面的灰色頭發,中等身材,也穿著藍色制服。灰頭發的身后跟著個身材更加魁梧的男人,腋下還夾著兩個人。最后面是個瘦小的年輕人。

    三個人走到近前,唐南看清了前面那個灰色頭發的。竟然就是夢里那個假扮自己導師的家伙,難道剛才那耳熟的聲音也是他傳給自己的?對,就是他的聲音。他是個精神者。等等!難道那個夢也是他……?

    稍魁梧的那個男人把腋下的兩個人扔在地上,一個是林大、一個是林三。

    那個灰頭發的走到唐南近前,笑了笑說:“認識一下,我叫涂憲和,隸屬于靈能護衛隊。我是這個小隊的隊長。”

    唐南盯著他,覺得他眼熟,早就認識,卻怎么也想不起來在哪里見過。
海王星王国彩金
竞彩足球比分推荐猎狐 3.10股票推荐 宁夏11选5平台 极速赛车有官方网站吗 麻将群公告群规则 深圳风彩票开奖查询 北京麻将小游戏单机版 股票下周一大盘分析 手机上好玩的棋牌游 我爱南京麻将app 福彩25选7走势图 大类资产配置是什么意思 熊猫棋牌乐 青海十一选五昨天开奖结果查询 10分彩app 球探体育比分app下载苹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