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葉落修竹憶往昔 > 正文 押入大牢
    真真醒來后就一直照顧著扣月,很少休息,一直盼望著扣月的醒來。

    終于,兩天后的清晨,扣月醒來了,他睜開雙眼似乎還有些失落,他淡淡的說“怎么還沒有死……”

    這時公主真真進來看見皇兄醒來過來,她跑到皇兄的身邊哭著,扣月看見公主沒事,眼里也滿是淚花,妹妹沒有事,真是太好了。

    公主哭著說“皇兄,你終于醒了。”扣月笑著說:“妹妹,皇兄,讓你擔心了。皇兄現在已經沒有事情了。馬上就會好了,你不要傷心了。”

    公主淡淡的說:“皇兄,妹妹已經知道了所有事情,皇兄,你現在不要太痛苦了,妹妹知道你的,你是愛著皇嫂的。你并不是有意要殺害皇嫂的,對不對。”

    扣月痛苦的閉上眼,流著淚說:“是你皇嫂設計,讓朕殺害她。就是為了證明朕愛她。這個傻丫頭,朕當然是愛她的,她是朕今生最愛的人。”

    公主緩緩的說道“皇兄,我相信你,你是深愛著皇嫂的。請皇兄現在一定要活下去。因為你還沒有還了黃嫂的清白。皇嫂是被冤枉的。她沒有傷害我,更沒有傷害父皇。我當初是被一個黑衣女子下毒的。我沒有看清那個黑衣女子的長相,因為她當時蒙著面。

    穿著一身黑,但是我清楚的看見她從懷中拿出皇嫂,日夜佩戴的那個香囊。她將那個香囊扔在了我房間的角落,嘴里說著七璃兒,而你等待著去死吧。

    這個人她就是故意陷害皇嫂的,他就是想要黃嫂去死。后來她害我沒有害成。而皇兄也是相信黃嫂的,并沒有懲罰皇嫂,那個兇手又再次行兇。

    又將我們的父皇殺死了,她就是這樣。她的目的就是為了讓你和皇嫂分開,置皇嫂于死地黃兄,你一定要活下去,你要繼續追查下去。”

    這時扣月,慢慢睜開眼睛,扣月的眼睛中有了一點點的亮光不在那么死氣沉沉黯淡無光,扣月緩緩開口的說:“沒錯。朕還要繼續找下去。其實朕從來都不相信,璃兒真的被朕殺死了。朕要回去尋找她的。朕一定要找到她。朕要親口告訴璃兒,朕愛的人是她,并不是別人,朕也要告訴她,朕并不是真心想要娶別的女子。”

    過了片刻扣月說道“真真,你知道嗎?璃兒她懷了我們的孩子,朕不但沒有保護好她們,反而卻害了她們。朕真該死。”

    公主心痛的說“皇兄,你不要自責了。”扣月定了定神說“來人,將蕊丹找來。”

    公主有些震驚,皇兄為什么要找來蕊丹,公主問著“皇兄,為何要找蕊丹來。”

    扣月眼里滿是恨意的說“因為她做了傷害朕與璃兒感情的事,她要付出代價了。”

    公主真真沒有說話,靜靜的沉思著。

    不久,蕊丹被人帶了過來,蕊丹還很是驚喜的說:“皇上,你醒了,蕊丹很擔心你。”

    扣月看著蕊丹面無表情的說“朕與蕊丹相識了數年,卻不知道蕊丹的演技卻是如此的好,蕊丹什么時候來教教朕呢?”蕊丹慌張的說“不知道皇上在說些什么,蕊丹聽不懂。”

    扣月厲聲說道“好一個說你聽不懂呀,那日朕醉酒不省人事,你是不是來過朕的寢殿?然后又派人去將七璃兒請到朕的寢殿中,你于是趴在床上,你明知那時朕不省人事,所以脫了衣服故意讓七璃兒看見這個畫面,讓七璃兒誤會,對不對?”

    蕊丹慌亂的說“皇上皇上,蕊丹沒有,一定是七璃兒說的對不對,她就是要陷害我,這個賤人,明明已經死了,還如此混淆是非。”

    扣月憤怒的說“蕊丹,你知不知道你這是什么罪?你調戲圣上,你玷污皇家顏面,你該當何罪呀如今,又口出狂言污蔑朕的愛妻。”

    蕊丹跪在地上說“蕊丹錯了,蕊丹錯了,蕊丹不該怎么做的,蕊丹糊涂了,請皇上饒了蕊丹吧。”

    扣月冷漠的說“饒了你,朕將你千刀萬剮都不解心頭之恨。”

    “來人,將蕊丹送到慎刑司,享受酷刑,之后關進牢房。”扣月冷漠的說道。

    蕊丹被侍衛拉了出去,蕊丹大叫著“皇上,你好狠心,蕊丹這么做還不是為了你,你從來不看蕊丹一眼,七璃兒,你個賤人,賤人,你死的好。”

    扣月已經憤怒到了極致。他

    怎么可以由七璃兒受到傷害,卻不料傷害七璃兒最深的卻是他自己。他痛苦的閉上了眼睛。

    公主看扣月表情痛苦心里很難過就先告退了,公主真真直接去了慎刑司看了看蕊丹,蕊丹渾身是血,甚是狼狽,公主淡淡的對蕊丹說“你千不該萬不該動了傷害七璃兒的心思,你如今竟讓本公主的皇兄如此痛苦,本公主可不會輕易放過你。”

    蕊丹費力的睜開雙眼說“我可是宰相之女,你們能怎么樣?”

    公主笑了說道“宰相之女算什么東西,你嫵媚皇上的罪名要是定下來,你家也救不了你,不過滿門抄斬也是有可能的。”

    蕊丹狠狠的看著公主說“沒想到,平日里溫柔單純的公主,竟然變成了這種人。”

    公主微笑著說“九死一生,被皇嫂救了回來,知道了許多事,也明白了許多道理,只是皇嫂太過善良,才會一次次被你們傷害,最終讓皇兄痛苦不堪,本公主最忍受不了的就是本公主最親近的人痛苦,和最好的朋友受到傷害。”

    蕊丹依舊還是瞪著公主。公主又說道“蕊丹說本公主變了,其實本公主從來沒有變,你從來都不了解本公主,你根本不懂,像你這種人也永遠不會懂。”

    公主說完喊道“來人,將她送去大牢,現在還不能讓她死。”蕊丹就這樣被拖進了大牢,公主悠閑的來到大牢笑瞇瞇的看著蕊丹。

    蕊丹慌亂的說“你要干什么。”蕊丹邊說邊往墻角爬去,公主說“不是本公主要干什么,是本公主來還你什么?”

    公主說完擺了擺手兩個侍衛端著一盆的鹽水像蕊丹走了過去,蕊丹說“不要過來,不要過來。”

    就聽見蕊丹痛苦的哀嚎著,公主說“你讓我皇兄如此痛苦,你也嘗嘗這傷口上撒鹽的疼痛。”

    公主臨走時說道“給她換身干凈的衣服,處理下傷口,不要讓她死了,要不然臟了這大牢。”侍衛們答應著。

    公主就走出了牢房,剛一出來就看見了啟杭,啟杭看著她,她走道啟杭的身邊說“我無法容忍任何傷害過我皇兄的人……”公主說著眼淚卻也掉了下來,啟杭安慰著公主說“你不要害怕,不要害怕,我會保護你們的……”
海王星王国彩金
皇家电玩捕鱼街机版手机下载 wnba比分结果山猫对天空 河北11选五最大遗漏一定牛 辉煌棋牌手机版下载安装 广东11选五5开奖 河北十一选五 欧洲f1赛车开奖结果 网拍平台哪个靠谱 河北排列七开奖号 篮球即时比分捷报 天天打鱼游戏下载 麻将单机版闯关 516棋牌下载送27 华东十五选五最新开奖结果 河北快乐扑克中奖规则 黑龙江十一选五遗漏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