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赘婿当道 > 正文 第二百二十八章 哪都有你呢
    羽墨平复了下心情,不去和岳风对视:“你...现在可以把钥?#36184;?#25105;了吧!”

    “当然可以啊!”岳风哈哈一笑,感觉神清气爽,躺在床上笑眯眯的看着她,一脸的悠然惬意:“?#20882;。?#19981;过呢,你得叫我一声好哥哥。”

    “你,你说什么!”羽墨俏脸一变,眼看就要忍不住了。

    这种话怎么叫得出口?!

    “你这个人渣,是不是找死!”羽墨咬?#29436;?#40831;的说着。

    岳风一副笑嘻嘻?#21738;?#26679;,一句话都没说,那叫一个欠揍。

    羽墨玉手紧握?#29275;?#19968;肚子的火也发不出来,终于还是咬着牙,轻轻喊道:“好...好..”

    哥哥两个字还没喊出来,但是脸已经通红了。

    这个人渣!羽墨咋心里骂了两句,还是低下头,纠结了好久,还是轻声的说道:“好..好..好哥哥,这总行了吧!”

    哈哈,爽啊。

    听她喊了出来,岳风脸上笑意渐浓,眼睛一转,又笑道:“好妹妹真乖,来,再叫一声?#36184;?#21733;。”

    今天的机会难得,一定要玩过瘾才?#23567;?br/>
    什么?

    羽墨目光怒火?#20102;福?#24515;口也是不断的起伏,娇躯隐隐发颤,几乎要气的冒烟儿了。

    这个混蛋,还想得寸进尺!

    心里厌恶的不行,但羽墨还是喊了出来:“?#36184;?#21733;。”

    哎呀,看这样子,还挺不服气的。

    尽管羽墨喊了出来,但岳风还是察觉到她的怒火,摆了个舒服的坐姿,摇头?#25991;?#30340;说道:“怎么听着不?#30511;哪兀空?#26679;,你把两个称呼,连起来叫给我听听。”

    “你...”

    羽墨气的浑身发颤,指着岳风,忍不住娇喝道:“岳风,你别太过分了。”

    又是好哥哥,又是?#36184;?#21733;的。

    等下是不是还想让自己喊老公?

    “过分?”

    岳风笑了笑,?#31508;?#30528;羽墨的眼睛:“再过分也没有你过分吧,之前你让我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给你洗?#29275;?#32780;这里,就咱们两个,我已经对你够宽仁了。”

    说到这里,岳风松松肩,一脸无所谓:“你爱叫不叫,反正我也没强求你。”

    羽墨愣了下,又是羞怒,又是无奈,最后终于妥协,低声开口道:“好哥哥...?#36184;?#21733;...岳风哥哥,你满意了没..你,你快把钥?#36184;?#25105;!”

    岳风心里舒爽的不行,只觉得全身的骨头都酥了。这?#24178;?#21733;哥,叫的是真好听啊。

    心里感慨?#29275;?#23731;风笑眯眯的点头:“看你这么有诚意,那?#20882;桑?#26126;天早上来找我,咱们一起去尚武学院。”

    明天?

    听到这话,羽墨娇躯一颤,狠狠的瞪着岳风:“你什么意思?怎么又明天了?”

    岳风一脸的坦然,看着羽墨笑道:“你瞪我干什么?你可别忘了,你爷爷?#36824;?#22312;尚武学院,就算我把钥?#36184;?#20102;你,你到了地方,也只能看一眼,根本带不走他。”

    说?#29275;?#23731;风懒洋洋的伸了下腰:?#20843;?#20197;,钥匙现在给你也没太大的意义。明天你跟我一起,我把你爷爷带出来。”

    呼...

    羽墨深深的呼口气,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快要爆炸了,几乎气的说不出话了:“那你刚才不早说?”

    早知道这样,自己今天就不?#20040;?#29702;他!

    又是他她上厕所,又是?#26143;赘?#21733;...

    岳风一脸的巫蛊,完全是一副?#20048;?#19981;怕开水烫的架势,摊着手道:“刚才你没问啊,一来就问我要钥匙,而且,是你主动求我的,我又没逼你。”

    “你!”

    羽墨脸色涨红,一时无言以对,咬着牙道:“好,明天你要是再敢耍我,我就杀了你。”

    说完这些,羽墨不再废话,跺了跺?#29275;?#27668;呼呼的转身离开房间。

    ....

    第二天早上。

    在柳萱的服侍下,岳风美美的吃了早餐。

    昨天痛快的耍了羽墨一次,岳风心情畅快,吃饭都有食欲了。晚上美美睡了一觉,今早?#29273;矗?#25972;个人神清气爽的。

    《无极丹术》上的记载果?#24187;?#38169;,服用了九转还阳丹,三天过去了,现在自己彻底恢复了。

    柳萱去上学后,岳风就洗了一个澡。刚刚洗完,换上睡衣,?#21534;?#35265;房门被打开,紧接着羽墨快步走来。

    “我警告你,今天别再耍我了,赶紧去找我爷爷。”羽墨冷冷的说?#29275;?#30452;接拉着岳风,就去尚武学院。

    昨天?#20976;复?#19977;番羞辱,这辈子都不会忘。

    岳风任由她拉?#29275;?#19968;直到了尚武学院大门口。

    “行行行,到门口了,你别拉我了..”岳风嘟囔了一声:“我又跑不掉..”

    一边说?#29275;?#23731;风?#21534;?#20102;一口气。

    现在是下课时间,学校里全都是学生,怎?#21019;?#32701;墨进去啊?她一头酒红色头发,实在是太显眼了。

    岳风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冲着羽墨说道:“要不...你就在外面等着我吧。”

    带她进去的话,被学生看到还?#20882;歟?#20294;是被学校高层看到,那就不好解释了。

    “不行,我一定要进去,你别想给我耍花样。”羽墨一脸的坚决,紧紧的看着岳风,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

    经过昨天的事儿,岳风在她心里,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混?#21834;?br/>
    这个人渣的话,自己一句都不会再相信了。

    岳风苦笑了下,说:“那?#20882;桑?#19981;过进去之后,你一切都要听我的,不许乱说话,要不然,你别想让我带你进去。”

    羽墨嗯了一声。只要能救爷爷,?#21534;?#20182;的安排了。

    “先把你那头发扎起来,戴上帽子。”岳风没好气的说着。

    一头紫红头发进校园,这成何体统啊。

    羽墨哦了一声,只好照作。

    在尚武学院内,有一间密?#25671;?#36825;间密室的用途,是让违反校规的学生,面壁思过用的。

    羽宗天就?#36824;?#25276;在这里!

    这间密室在教学楼的后面。岳风带着羽墨,快速穿过教学楼,结果走到一个楼梯口的时候,身后不远处,传来了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哎呦,这不是岳风吗?啧啧,听说你没事儿了,我还不?#29275;?#27809;想到,你命真大啊。”

    岳风皱了皱眉,转过头去。

    就见郝建笑嘻嘻的站在那里,身后有两三个小跟班。

    尼玛,怎么到哪都能看到这?#24403;疲?br/>
    心里嘀咕了一句,岳风笑呵呵的看着郝建:“是啊,我也很无奈,受了这么重的?#32781;?#23601;是死不了,你是不是很羡慕?”

    郝建表情一僵,一时无言以对,心里很是不爽。这时候,他也注意到了羽墨,笑了一声:“?#32447;希?#36825;是谁啊?岳风,你在屠狮大会上,表现的不错,现在身边竟然都跟着小美女了?现在这女人啊,真是轻浮..”

    话音落下,身后的几个跟班,也都哄笑起来。

    虽然羽墨在屠狮大会上亮过相,但此时戴了帽子,遮掩了那一头张扬的红发,气质完全变了。所以郝建几个,都没有看出来。

    几个人的嘲讽传来,羽墨的脸色很难看。按照她以前的脾气,郝建他们几个,此时早都已经死了。不过今天来救爷爷,她只能选择忍。

    岳风扫了郝建一眼,慢悠悠的说道:“你?#20431;?#20250;了,这是我的贴身女仆,漂亮吧。”

    不就是装逼吗,谁不会啊。

    而?#19968;?#33021;顺便挑逗一下羽墨,何乐而不为。

    啥?

    贴身女仆?

    郝建几个人愣了下,都是一脸的不信。

    这么漂亮的贴身女仆?谁能信啊?

    几个人正疑惑?#29275;?#23601;看到岳风转过头,看着身旁的羽墨,嘴角勾起:“来,喊一声主人来听听。”

    “你!”羽墨气的胸口发颤,脸色瞬间通红起来,心里说不出的羞怒!

    这个人渣,真是越来越过分!

    叫他好哥哥也就算了,叫他?#36184;?#21733;也算了,可是现在,他竟然得寸进尺..

    
海王星王国彩金
河北排列五开奖走势图 天津11选5助手a 松江一道搓百搭安卓版 黑龙江6十1历史开奖 6月25日世界杯比分预测 今天的3d字谜图 大众麻将游戏免费下载 秒速飞艇网 大学生2000元能炒股吗 福建十一选五即时走势图 20选五5开奖结果 黑龙江快乐10分电脑版软件 快乐双彩 江西十一选五100期走势 云南十一选五开奘结 蕲春红中赖子杠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