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柳氏有贵女 > 正文 第二一七章 收拾残局
    之前当宴?#22902;?#40510;儿说完话后就直接昏了过去,回到住处已是寅时后了。

    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已在房中,深吸调解时只觉得胸口好似好压着什么重物一样,喘气都有些艰难。

    这会儿柳亦辰正一脸凝重的守在她身边,见她醒来便将她快速扶起顺气。

    “哥哥?”

    宴心试探的开口叫了一声,准备询问之后的事情。

    柳亦辰会意,面露担忧之色,但如是说道:“是二?#39318;?#36865;你回来的,他?#30340;?#20013;了阿善部的圈套所以受了伤。”

    秦玄琅的话他当然不至于全信,?#19978;?#22312;宴心才醒来,自然要看她的意思行事。

    闻言宴心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发现那处被柳糖儿刺破的皮肉已经被上了药,也简单包扎过了,好在只是皮外伤而已。

    “鸾儿呢!鸾儿怎么样了?”

    她回忆着刚刚发生的事,梦然醒悟,虽已不抱希望,但她还是想见鸾儿最后一面。

    柳亦辰似乎不愿意提及这件事,只是将她扶起,低声说道:“人就在前厅,你去看看吧。”

    听他这么说,宴心能够肯定,这回鸾儿是真的救不回来了……

    不知怎么的,上天好像也知道了宴心的遭遇,竟然赏赐了浔阳城一场迟来的冬雪。

    宴心披着斗篷站在院中,心情如何她自己也说不上来。

    推开前厅的大门,偶有风雪被吹了进来,大厅当中只有?#21018;?#28891;火还闪着微弱的光芒。

    鸾儿就躺在?#27988;?#20912;的地上,一洗白衣沾满了血水,她的面部已经被清理干净,?#19978;?#38754;色苍白半点没有想要醒来意思。

    此时大厅中没有一个仆从侍候,十四也落寞的坐在她的身边,只留给宴心一个背影,看不清他现在的面容。

    她不敢擅自上前去,只是环顾了一圈,才注意到路芒正在角落里。

    路芒将?#21018;?#28783;烛围了一圈,正在诚心祷告着些什么。

    她仔细去听,才?#30452;?#20986;来,她唱的正是楚人歌。

    “你为?#25105;?#21809;楚人歌?”

    宴心不解,第一时间开口打断了她的?#26541;?br/>
    路芒也抬起头来,错愕了小半会儿才会意,便解释道:“世人都以为我们的楚人歌是对敌军的诅咒,可只有我们知道,楚人歌其实是一种祝福,是为了祝福因战事而离去的人们更好地重生。”

    “重生?”

    难道上一世给自己唱楚人歌的并不是柳糖儿,而是一直身在暗处观察自己的路芒?

    难道自己的圣女血脉加上路芒唱的楚人歌,这就是自己重生的原因?

    宴心暗自思索眉头紧皱,这才得出一个这样的结论来。

    可她现在已经不关心什么什么重生的原因了,都是因为她的?#30343;?#35823;才让柳糖儿伤害了鸾儿,才让鸾儿不得不采用这种方法才能护自己周全……

    恍惚间,她已经的走到了十四身边,也跪了下来握住了鸾儿的手,此时鸾儿周身上下也只有手腕处的那个红色胎记还鲜艳着。

    也正是因为这个胎记,当初宴心才会在钟青手上救下她。

    想到之前在柳家的时候,她们一起针对苏氏和柳糖儿,还整治了宁不屈和宁疏影,可不过短短几个月的时光,这些人却都已经不在了。

    “都怪我,要不是我?#31508;?#27809;有防备……”

    她仍旧记得鸾儿最后的话,大颗大颗的泪珠从眼眶中掉落下来。

    这是十四才回过神来,用沙哑的话音开口。

    ?#21543;?#22827;人,这不怪你……”

    宴心这才注意到他那憔悴的面容,她很少仔细打量十四,因为他总站在罗云溪的身边,有这样的主子在,宴心的所有的目光便只?#36824;?#27880;罗云溪一个人了。

    其实他暗卫的身份在,这样的身份不?#24066;?#20182;有除了?#39029;?#20197;外的情愫,可因为罗云溪的放任和不羁,促成了十四的一桩情?#23567;?br/>
    但现在却要因为宴心的大义,而牺牲这桩好不容易有了些苗头的心意……

    十四好像猜到了宴心的心事,这才解释道:“这都是鸾儿自己的意思,我也不过是遵循了她的意思……还请您一定要为鸾儿报仇。”

    说话间,他把手中的一张纸递给了宴心。

    “这是鸾儿醒来后告诉我的,我已经都记录在了这张纸上。”

    宴心颤抖着接过这纸张之后,才发现里头记载的都是秦玄琅曾经伤害过的官员女眷的藏身之地……

    她紧紧抿唇,终于开口应下。

    “?#19968;?#30340;。”

    鸾儿没有?#20960;?#33258;己所托,在浔阳城的几个月里明察暗访,才找到了这一批和她用同样遭遇的女子……

    大概又过了半个时辰,三人相顾无言,宴心在?#20102;?#20043;中突然就像明白了,立即唤来路芒?#24895;?#36947;。

    “把今天晚上的事叫人传出去……就说阿善部的暗探为救完?#31449;?#26223;准备要挟我。今天晚上我在酒馆中深受重伤,贴身侍女为护我周全而死,二?#39318;?#21548;到消息后?#20384;?#23558;阿善部暗探全部诛杀。”

    “是。”

    路芒点头后?#25512;?#36523;去办,可宴心几番斟酌之下还是决定了另外一件事。

    ?#26263;?#31561;……”

    她从怀中掏出了那块羊皮卷,吸了口气将它递向了路芒道:“你亲自把山河卷给秦玄琅送过去,就说今晚的事我大受打击,合作一事容后再议。”

    路芒对于这个决定十分错?#25285;?#22905;想?#24187;?#30333;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那为?#25105;?#36865;去山河卷呢……这可是……”

    山河卷看是楚国的历史的记载,这上面有百年前不为人知的真相,万一这东西落到了秦玄琅的手里,那牵扯的就不只是楚国了。

    路芒还想挽回些,提议道:“我们不能伪造一份么?”

    “一定要送,秦玄琅?#35775;?#23665;河卷多年,他肯定对这样东西十分了解,万一造假?#30343;?#30772;全局?#20801;洹!?br/>
    宴心对这件事十分坚持,在最后的时间里,她要保证自己所走的每一步都在计划之中,鸾儿不能就此丧命。

    况且山河卷中隐藏的部分,没有人知晓只有用圣女的血脉才可以开启,这也是宴心放心的地方。

    她站起了身,不再去看鸾儿的脸,反而继续说服路芒。

    “鸾儿最后的话不能让秦玄完全全打消顾?#29301;?#21482;有我们先退一步,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他才会动摇,你且去办,这几日任?#25105;?#35265;我的人都拦住。”

    路芒没有多言,她相信圣女这么做一定有自己的打算,便匆匆退了出去。

    “你主子呢?”

    路芒退了出去之后,宴心才淡然开口询问。

    “近日户部的赏赐已经拨了下来,看陛下的意思是准备即可?#20204;?#26063;回去,主子最近忙于应付不好脱身,但只要羌族的人马一出城,他就能换个身份回来。”

    如今事情繁杂,宴心真正能够倚靠的人都已经在身边了。

    一连过去了三天,每日都有不同的官员上门慰问,而秦玄琅?#30475;?#26469;探望都被路芒挡了回去,他也只能送进?#21019;?#25209;补品。

    听哥哥叙述了朝中的基本情况,宴心受伤的事情闹得极大,阿善部的人在皇城之中公然行凶已然是藐视天榆了,陛下在朝堂之上大为震怒,将好几个镇守京城戒防的官员恶斗罢了职。

    不过宴心也明白,若是陛下这个时候还不表态那才是真的寒了民心,这朝堂上的一出不过为了?#20882;?#22995;和柳家消气而已。

    “秦玄琅已经得到了山河卷,那他现在这么做还是为了继续得到柳家的臂助么?”

    路芒给宴心切了些水果,放在方便方便她拿取,询问她下一步的打算。

    宴心估摸着时间,想着秦玄琅最近探望频?#20445;?#22312;朝中也数次为自己说话,便能断定。

    “现在他对我是没有什么怀疑了。”

    “为何这般肯定?”

    路芒不解,难倒山河卷真有这?#21019;?#30340;作用么?

    “他现在是求仁得仁,我虽?#24187;?#38754;上表示自己不会帮助他,但还是送去了山河卷这算是仁至义尽,他肯定会念及和我合作的益处来,继续争取。”

    放眼望去,朝堂之上已经没有人的势力能够盖住如日中天的柳家,而且自己也已经表露过?#39029;希?#20004;人目前都有共同的期待和仇人,自然再次合作起来也容易得多。

    宴心现在装作是个受了委屈正在气头上的女孩,而不是为了大义容忍牺牲的巾帼,这样的?#24895;?#20250;更让秦玄琅觉得容易操纵。

    她顿了顿,转而询问道:“之前让人重新和那些被害官员的女眷们取得联?#25285;?#29616;在有什么尽展了?”

    “有些人已经同意帮助我们指正秦玄琅了,还有些胆小的恐怕说服起来还需要点时间。”

    “不着?#20445;?#22810;派些人?#30452;?#25252;他们,千万不能引起别人的怀疑。”

    整理出曾经受到秦玄琅迫害之人的名册就?#20882;?#20102;,之后只要劝说他亲自出征,那么所有的难题就会迎刃而解。

    “还有一件事,沐?#30422;?#22238;京了。”

    路芒想到了什么,补充了一件震惊浔阳的大事。

    第一女官沐?#30422;洌?br/>
    “怎么可能?她不是特意出去避风头的么,怎么会在这个节骨眼上折回来呢?”

    这件事倒是让宴心大为吃惊,沐?#30422;?#20174;来不轻易站队,而在这个时候返程,难道是她?#35851;?#20027;意?

    “恐怕是因为今日二?#39318;?#22312;大殿之上,公然质疑了四公主秦淮的身世。”

    什么?

    
海王星王国彩金
华体网即时指数澳门球盘开户 快乐十分现场开 今晚南粤风彩36选 浙江6+1走势图浙江体彩6+1基本走势图彩宝网 宝博斗地主官方下载 江苏十一选五直播 股票分析图 捕鱼大富翁红包版1.0 辉煌棋牌下载地址 黑龙江22选5走势图大星网 99822皇冠比分完整版 最近股票大盘 中原河南麻将下载 上海时时彩一天多少期 富曼欧外汇理财平台 甘肃11选5 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