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天才神醫混都市 > 正文 第二千七百六十五章 謝謝你
    “在乎細節?”

    小公主還是不明白。

    “就是……之前有位廚子,在給她做一份肉菜的時候,下意識地放了一點點調味的花椒,就一點點……被二公主發現之后,那廚子就被嚴懲了,被二公主派人毒打了一頓,甚至差點被關進大牢!從那以后……御膳房的人就都知道二公主比較……比較在乎這些細節了,所以都不敢對她的食物有絲毫怠慢,”胖子御廚一臉苦澀道,“所以,我發現送給她的那份粥有撒出來、清理不干凈的痕跡之后,我……我就有點怕了。

    我……我想了半天,最終……想了個不是辦法的辦法。

    說來……都有點對不起小公主殿下您。”

    聽到這里,楊天和小公主,忽然都不約而同地想到了什么。

    楊天一下子看向了小公主,小公主也一下子看向了楊天。

    “等等,昨晚我們的那份粥,不正是……”兩人幾乎是異口同聲地說道。

    胖子御廚看到兩人的反應,也有些歉疚、惶恐,直接對著小公主跪了下來,道:“對不起,殿下,楊大人,的確是您二位想的那樣,我……我把那份撒了一點的粥,和原本要送給小公主您的粥,換了一下……也就是說,送給您的那份,其實是原本要送給二公主的那一份,也就是撒了一點的那一份……但小的絕對沒有輕視二位的意思!小的真得只是覺得小公主殿下溫柔善良、比較好說話而已啊!”

    這下小公主和楊天算是明白了過來,知道這胖子御廚為什么剛才有點支支吾吾不愿意說了——畢竟,他可是選擇把一份弄撒了的粥換給了小公主啊。

    這要是換一個小氣的人在這里,估計都會覺得這是看不起自己、蔑視自己,不把自己當回事了。

    幸好。

    小公主并不小氣,也沒有受害妄想癥。

    她想了想,笑了一下,道:“原來只是這樣嗎……那,沒什么關系的啊。

    我的確不太在意這個啦。

    仔細想想,如果讓我吃那份粥,就能讓你免受姐姐的責罰的話,我覺得也沒什么問題啊,就算我當時就知道,也不會怪罪你的啦。

    你快起來吧。”

    胖子御廚聽到這話,抬起頭看到小公主那溫柔如天使般的微笑,一下子仿佛都受到了天國的洗禮,看到了真正的天使。

    他愣了一下,然后感激涕零地說道:“謝謝小公主殿下!殿下您果然是神仙啊!”

    小公主聽到這話,苦笑了一下,道:“也沒有啦……哪……哪有那么夸張啊。”

    而這個時候,旁邊的楊天卻是嘴角翹起了一抹笑意,對著胖子御廚,道:“其實,你也不用太介意這個了。

    事實上,我和菲兒不僅不會怪你,還說不定要謝謝你呢。”

    “呃?”

    胖子御廚一下子愣住了,完全不知道楊天說的是什么意思。

    小公主也是有些呆萌地看向楊天,道:“這是……為什么呀?”

    “等會你就知道了,”楊天微笑道,“在此之前,我們得再去審判所,做一次確認。”

    ……十分鐘后。

    審判所里。

    檢察長微微皺起眉頭,看著眼前的楊天和小公主,道:“你們又要見那個學徒?

    這個……你們不會真得是想要串供吧?

    我得提醒你們,就算你們把口供串得再一致,在如今已經確鑿的如山鐵證面前,也是不會有絲毫作用了。”

    “這個你不用擔心,我們清楚得很,我們只是要找出更多的線索罷了,”楊天道。

    檢察長頓了頓,嘆了口氣,道:“行吧,隨你們見。

    反正這學徒的認罪書也早就簽好了。

    只要你們拿不出足夠的證據,見再多次,也沒什么用。”

    檢察長轉過頭,對一個士兵下令,讓士兵帶楊天二人去囚牢,見那個學徒。

    很快,這個士兵就帶著楊天二人來到了關押那個學徒的囚室。

    果不其然,這學徒也渾身是傷,明顯也是受了刑才招供的。

    不過,這學徒身上的傷,比小桃還要輕不少,大多都是一些不是很深的皮外傷。

    而此刻,這學徒蹲坐在囚室里,看到鐵柵欄外的楊天和小公主二人,微微一驚,認出了二人的身份,“誒……小公主殿下?

    楊大人?”

    楊天看著這學徒,道:“你就是那個負責送粥給二公主的學徒?”

    學徒立馬點頭道:“是是是,我就是那個學徒,我叫王凱旋!那毒真不是我下的啊,我冤枉啊!小公主殿下,楊大人,求求您二位,救救我吧!我真沒有下毒啊!”

    小公主抿了抿嘴,問道:“你……沒有下毒?

    那你怎么簽了認罪書?”

    學徒哭喪著臉,跪在地上,道:“我……我是不想認的,可他們要對我用刑啊!我……我從小就怕疼,膽子小,哪里見過那種陣勢啊?

    被打了幾鞭子,整個人就懵了,疼得啥都顧不上了,只想著求饒了……等清醒過來的時候,手印都已經按好了……但我真得沒做什么下毒的事情啊。

    我真沒那個膽子啊!”

    楊天看到這劉凱旋這樣子,就知道,這又是一個被屈打成招的。

    而且,以他的眼力、對微表情的洞察力以及閱人的經驗,完全看得出來,這個還不到二十歲的學徒,應該沒有說謊。

    他一下子覺得有些諷刺,“這宮廷內的檢察長,原來就這點本事么?

    靠屈打成招審案子?”

    小公主也覺得有些過分,道:“這的確太……太草率了吧。

    這樣打出來的結果,算什么真相嘛……不行,我必須得跟父王說說這事。”

    這時,楊天卻是伸手拉住了她,把她拉回了懷里,道:“別急。

    這事要說,但不是在這個時候。”

    小公主微微一怔,看著楊天,道:“不是這個時候,那……那是什么時候啊?”

    “至少得等這個案件水落石出,等小桃沉冤昭雪之后,才能去說,”楊天看著她,說道,“否則,你現在說什么,都會像是在袒護、包庇自己的侍女。

    就算你父王愿意相信你,其他人也不會相信的,結果肯定難以服眾。”

    
海王星王国彩金
宝能股票代码 大连娱网棋牌游戏下载 天津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七星彩2020010期开奖时间 99833皇冠比分 11选5北京 捕鱼欢乐炸无限外挂 怎样下载九星广西棋牌 国际棋牌 河南11选5大小走势图 山东22选五开奖结果 2018上证指数历史数据 皇冠比分网 浙江20选5开奖号 非上市公司股权质押 怎样做网站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