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重生之游戲大亨 > 正文 第七百七十一章 接車
    旁邊那個長得獐頭鼠目的花襯衣男也睜大了眼睛,差點一下子從座位上跳了起來。

    “你不是到深城才下么?你到懷化下車做什么?有病啊?”花襯衣男滿臉疑惑,大嚷道。

    “和你有關系么?”陸夢麟淡淡一笑道。

    花襯衣男被他的目光瞧得心里發毛,竟然不敢與之對視,連忙將腦袋偏向了一邊。

    “你要去新晃玩啊?你在那邊有朋友么?”王小妹連聲問道。

    陸夢麟聳了聳肩膀,微笑道:“之前是沒有,不過現在可以有。你們愿意陪我轉轉嗎?”

    “浪費車票啊!”小鄧妹妹嘆息道。

    王小妹使勁眨了眨眼睛,確定面前的這位大帥哥不是在開玩笑,終于下定決心,用力的點點頭,道:“好啊!你去新晃的話,我給你找地方住宿。”

    “好,謝謝你了!我會付費的。”陸夢麟點點頭,笑道。

    旁邊的那位花襯衣男這才回過神來,見兩個女生笑得快合不攏嘴了,終于忍不住說道:“喂,你們兩個小丫頭,別稀里糊涂的被人賣了都不知道!”

    他這一聲音量挺高,惹得四周的乘客們紛紛側目。

    花襯衣男見有人關注,頓時覺得膽氣也壯了三分,歪著腦袋大聲道:“家里人沒教你們么?少跟陌生人說話!現在很多騙子長得人模狗樣的,專騙你們這些不懂事的小女生。”

    陸夢麟聽到這幾句話,先是微微一愣,倒也不生氣,反而覺得這個花襯衣男好像還挺熱心的,

    “你才是壞人呢!我家里有人在車站接我,我才不怕!”王小妹揮舞著小拳頭,昂著腦袋嚷道。

    這丫頭在嚷的時候,還特意偷瞄了兩眼陸夢麟,看帥哥并沒有露出慌張的樣子,這才算是放下心來。

    那花襯衣男被少女一通搶白,感覺受到了上萬點暴擊,心想我這是遭了啥累喲!不就是比人家長得丑點么?我招誰惹誰了?難得當回好人卻沒好報!

    “好,好!我不跟你們扯了,反正到時候吃虧上當的又不是我!老子我闖蕩江湖這么多年,啥情況沒見過啊!你們就繼續犯傻吧!老子不管了!”花襯衣男在一旁皮笑肉不笑道,顯然是被氣傷了。

    列車緩緩駛入懷化火車站,到這一站下車的旅客們紛紛起身,從行李架上把各自的行李拿出來,車廂里一下子變得熱鬧起來了。

    窗外黑乎乎的,只有車站的路燈不時閃爍那么一下子。

    凌晨時分,從懷化站下車的人不算多,畢竟只是個小站,每節車廂都只有那么十來位旅客下車。

    陸夢麟當真跟著那兩個高中女生一起下了車,那位花襯衣男也跟在他們后面跳了下來。

    夜風習習,吹到人身上有些發涼。鐵路旁的草叢里,不知是蟈蟈還是蟋蟀正在死命的鳴叫著。

    頭頂一輪圓月當空,清冷的月輝灑向人間,將近處地面和遠處的山峰輪廓照耀得依稀可見。

    “你沒行李啊?”黑膚少女王小妹又發現了這位陸哥哥異于常人的地方。

    “嗯,我嫌麻煩。需要什么隨時買就好了。”陸夢麟只背了個雙肩包,輕裝上陣。

    他看起來確覺不像那些遠途的旅客,誰不是手上拎著大包小包的。

    下車的旅客們一齊向火車站出口緩緩流動,三人跟隨著人流,不一會兒就走出了火車站。

    那個花襯衣男倒是挺不死心的,一直不遠不近的跟著三人,估計是總覺得那個突然決定下車的大帥哥有點不對勁,非要死磕一回了。

    王小妹和小鄧并肩站在一起,兩個小女生頭挨著頭,也不知在嘀咕著些什么。

    陸夢麟神色從容,正饒有興趣打量著四周的一切。

    這里對于他來說,是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難免有些好奇。

    自己已經很久沒有做出這么有少年感的舉動了,說走就走,說來就來!有些事情既然自己遇上了,那就不可能袖手旁觀,不聞不問。

    “啊!累死了!他好高冷啊!都不幫我們拎行李的!”

    “呵呵,至少說明他不是騙子啊!并不想拿走你的行李!”

    “沒想到他真的下車了,嘿嘿!來了咱們的地盤,這下就逃不出老娘的手掌心了。”

    “你想干什么?別沖動啊!少女!求求你放過他吧!他還是個孩子!”

    “有這么漂亮的孩子嗎?我也想生個這么漂亮的孩子,嗚嗚!”

    “羞死了,王小妹,你不要臉!”

    “鄧佳佳,你記著,不要臉才能擁有帥哥啊!”

    兩個小女生的對話嘰嘰喳喳,她們自以為咬耳朵的聲音很輕,只有彼此能聽見。

    一旁的陸夢麟已經聽不下去了,只得連連用咳嗽來掩飾。

    “王小妹!她在這里!”還好就在這時,一聲破鑼般的嗓音不僅打破了尷尬,還把四周旅客們的目光全都吸引過來了。

    五條壯漢樂呵呵的跑了過來,一窩蜂的圍住了王小妹。

    “小妹,你咋才出來呢?”

    “小妹,你又黑了!”

    “小妹,帶好吃的了嗎?”

    “路上不餓的嗎?好吃的得留給小妹吃!”

    一時間,這五條壯漢圍住王小妹,宛若眾星拱月,可巴結了。

    見到這些哥哥們,王小妹臉上總算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一指陸夢麟和鄧佳佳,道:“這是佳佳和她朋友,我們一起來的。”

    話音才落,五條壯漢,十只牛眼,齊刷刷的望了過來,眼神全都是直勾勾的。

    陸夢麟見到這五位,心里只覺得有點好笑,他們應該全都是王小妹的親哥哥

    ,有血脈關系,一看就長得像,這六兄妹湊在一起就跟《笑傲江湖》里的桃谷六仙似的,太有喜感了。

    鄧佳被這五人瞧得有點發毛,但是她比較老實,王小妹已經說了大帥哥是自己的朋友,她就不好再多解釋什么了,只得羞紅了臉認了。

    “小伙子不錯,長得挺精神的!”

    “這不叫精神,叫俊俏!”

    “老子用你教!”

    “老子教你是看得起你!傻雕!”

    “你罵誰?”

    “老子罵你!”

    “你罵老子傻雕,你就是傻雕的兄弟!”

    “你們兩個稱誰的老子?你們是一個媽生的,不能稱老子!”

    這五兄弟本來還打算點評一下陸夢麟的長相,不知怎么聊了兩句就開始相互掐了起來。

    王小妹在一旁立馬就急了,她可不想因為這幾個傻哥哥而被陸帥哥看不起,這心里一激動,突然拽了拽其中一個哥哥的衣袖,大聲道:“哥,有人欺負我!”

    這五條壯漢一聽小妹被欺負,齊刷刷的瞪圓了牛眼,兇相畢露。

    他們王家一連生了五個兒子,到最后才生出了個閨女,不知道有多寶貝!五個哥哥從小就被爸媽灌輸了要保護小妹的思想,所以一聽小妹說受了欺負,全都炸毛了。

    “是他!他在車上給我稱老子!”王小妹突然一指旁邊看熱鬧的花襯衣男,嚇得他猛打了一個冷顫,縮了縮脖子。

    “狗日的,這貨一看就不是好人!”

    “弄他!”

    “上!”

    話音未落,五條如狼似虎的壯漢大步沖向了花襯衣男。

    花襯衣男本來還在看熱鬧,突然遇見這五個傻哥哥沖過來,嚇得他轉身就跑,像只受了驚的兔子,一溜煙就沖到馬路對面去了。

    “行了!別追了!我累了,我要回家!”王小妹滿臉驕傲喊了一嗓子,五個哥哥這才停下腳步,重新回到了妹妹身邊。

    果然是不怕騙子的啊!陸夢麟瞧見這一幕,在心中暗暗想道。

    為了接小妹回家,五個傻哥哥開來了兩輛車,結果為了誰跟小妹坐一輛車,這五人又差點打起來了,連車站附近的治安員都紛紛側目。

    看來這里民風彪悍,只要不打得頭破血流,大概是沒人會管的。

    陸夢麟自然不會懼怕這五個傻兄弟,他始終很淡定的跟著鄧佳佳,一起上了傻兄弟的車。

    從懷化火車站到新晃鎮很近,大約十多分鐘車程就到了。

    這座小鎮在夜幕的籠罩之下,看起來頗為寧靜。

    車子經過新晃一中的校門口,陸夢麟不由得多看了兩眼,如果不是自己重生而來,能未卜先知,根本不會想到看起來如此純樸干凈的地方,會發生那么惡劣的罪行。

    
海王星王国彩金
福利彩票29选7中奖概 棒球比分 怎么破解微信手机微信捕鱼 云南11选5号码走势图 六红球斯诺克比分直播 河南快赢481开奖公告 大发pk10计划开奖 陈教授平特一肖大公开 江苏十一选五开走势 虎扑篮球论坛中国篮 广东快乐10分历史开奖记录 u8棒球比分 河南麻将明杠怎么算 多道网赚论坛 新疆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雪缘园北单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