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正文 第一百五十五章 杀道与霸道
    上一任巡察使方正元给众人的印象实在是?#34892;?#22826;过深刻了,外加楚休乃是由楚源升举荐来的原因,伍思平?#28909;?#20063;跟杜广仲一样,以为楚休也应该是方正元那样的人。

    不过现在一听楚休这话,貌似是他们想错了?这楚休可以容忍他们截留税收这件事情?

    伍思平大笑道:“楚大人怎么不早说?弄得我们紧张了这么长时间。”

    这种事情没法去试?#21073;?#20182;们也不敢去试?#21073;?#19975;一楚休真是方正元那种人,他们岂不是是?#26376;?#39532;脚?

    但现在楚休?#28909;?#33258;己都把态度说出来了,伍思平三人也都是松了一口气。

    只不过此时楚休却是一直都在盯着大笑着的伍思?#21073;?#28129;淡道:“很好笑吗?”

    伍思平收敛笑容,皱眉道:“楚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

    虽然方才楚休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不过伍思平却依旧对楚休没什么敬畏之?#23567;?br/>
    同样是外罡境,他早年间也是行走江湖,凶威赫赫的独行大盗,被收服进关?#34892;?#22530;之后也是在这建州巡察使堂口内混的最好的一个江湖捕头,他可不认为自己要比楚休差,硬要说差,只能说是差一个?#20284;?#32780;?#36873;?br/>
    当然如果现在伍思平收到了他好友传来的那个关于楚休详?#24863;?#24687;的信件,那估计他的态度可能就要换一个了,只?#19978;?#29616;在却是已经晚了。

    楚休看着你伍思平冷然道:“什么意思?意思很简单,我可以容忍你截留那些税收,但我却容忍不了你对我的不敬!

    这里是关?#34892;?#22530;,不是以前你可以肆意妄为的江湖。

    在关?#34892;燙么?#20102;这么多年,你连上下尊卑都没有学会吗?”

    话音落下,还没?#20219;?#24605;平说些什么,方才那被楚休把玩在?#31181;?#30340;红袖刀已经出鞘,瞬息之间,一丈多长的血炼神罡轰然斩出,这一刀带着璀璨的绯红闪耀在议事厅当中,狰狞的杀机与血煞之气冲着伍思平?#29420;矗?#35753;刘成礼和秦方下意识的便开始?#28860;悖?#20960;人都是用惊骇的目光看着楚休。

    这是他们第一次看到楚休出手,但谁也没想到这个年轻人的实力竟然强到了这般程度,如此强大的罡气他们认不出来,但这血炼神?#24178;?#37027;股浓重的威压他们却是能够察觉出来,这一刀的威能换成他们任何一个?#27515;?#25509;,?#24378;?#37117;是十分费力的。

    伍思平的实力要比在场的三个人都强,毕竟昔日他也是能够力敌数名同阶关?#34892;?#22530;武者的独行大盗,最后关?#34892;?#22530;甚至是出动了一位凝聚了顶上三花的高手这才将其擒下了。

    血炼神罡袭来的确是让他有一股浓重至极的压力,不过他却是立刻一伸手,一柄冰蓝色的宝兵长刀出现在他的?#31181;校?#38271;刀席卷,锋刃舞动,迅捷如风一般的刀罡狂涌,硬撼着楚休的血炼神罡,发出一声声的爆响来。

    伍思平所擅长的,也一样?#24378;?#20992;之术,其疾如风,爆裂如火。

    只?#19978;?#22312;楚休的血炼神罡之下,他那迅猛的刀势已经施展不出来了。

    楚休这一次出手的本就是为了立威而来的,他又怎么会给伍思平机会?

    在伍思平好不容易挡住了那血炼神罡的一瞬间,楚休的身形便已经动了,瞬息之间便出现在了伍思平的面前,双手结印,金色璀璨的罡气轰然爆发,临字诀,大金?#31456;?#21360;!

    快慢九字诀当中,楚休还没有将其全部掌控,不过现在楚休能够熟练使用的便有四、五个了,其中这刚猛爆裂,威势最强的大金?#31456;?#21360;也是楚休经常会使用的,现在更是接近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绽放着金色罡气的一印轰然落下,金刚镇世,诛邪降魔!

    佛门的慈悲楚休没有,但这金刚之怒楚休却是已经颇有领悟,在那佛宗的印法当中,竟然还蕴藏着一?#26432;?#34384;的毁灭气息!

    轰然一声巨响,罡气爆碎,其中还夹杂着兵器的残片,楚休全力出手的一记大金?#31456;?#21360;直接便轰碎了伍思平的?#31181;?#30340;长刀,更是将他整个人都直接轰飞,鲜血顿时喷涌而出。

    楚休踏步而来,毫不犹豫的又是一掌落下,天绝地灭大紫阳手施展而出,强大的掌力带着邪异无比的紫阳魔焰轰入伍思平的体内,那股灼热的力量又让他一口鲜血喷出。

    三次出手,每一次都是刚猛爆裂无比,仿若碾压一般的态势,将楚休衬托得如神似魔,恐怖无比。

    伍思平此时已经顾不得惊骇了,他只想保命!

    硬接一记大金?#31456;?#21360;已经让他内腑受创,天绝地灭大紫阳手的紫阳魔焰还在不断灼烧着他的经脉,再不逃离,他必将死在楚休的?#31181;校?br/>
    伍思平双手结印,一口精血喷撒而出,罡气外放,竟然融合鲜血凝聚出了一柄接进一丈长的巨刃,带着呼啸的劲风向着楚休?#29420;矗?br/>
    劈风斩!

    自身为刀,精血罡气为锋刃,伍思平?#31181;?#27809;有刀,但这一刀的威能却是要?#20154;?#20043;前?#31181;?#25345;刀时还要恐怖。

    而且这一刀斩出之后,伍思平的身形没有丝毫的停留,直接向着大门的方向逃离。

    红袖刀被楚休握在了?#31181;校?#19968;缕缕黑色的雾气缠绕在了刀身上,也缭绕在楚休的眼?#23567;?br/>
    阿鼻魔刀,地狱门开!

    带着无间地狱?#24378;?#24598;恨意杀机一刀轰然落下,伍思平?#24378;?#20284;威能强大的劈风?#24230;?#26159;脆弱无比,直接就被轰碎。

    正在伍思平感觉到那股邪异恐怖的力量时,不过还没?#20154;?#22238;头,漆黑色的刀罡便已经划过了他的?#26412;保?#30636;息之间身首分离,但诡异的是那伤口当中却是没有丝毫的鲜血流出。

    ‘咚!’

    一声轻响,伍思平的人头掉落在地上,瞬间让刘成礼和秦方的面色煞白一片。

    他们此时才知道楚休凭什么能够以外罡境的实力便成为巡察使了。

    楚源升的举荐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却是楚休有这份实力!

    建州城巡察使堂口当中,伍思平的实力几乎是最强的一个,战斗经验也是最为丰富的一个,但在面对楚休时却是根本?#20820;?#26377;还手之力。

    而且更重要的是楚休那肆无忌惮的态度也让他们胆寒。

    之前伍思平其实也是对杜广仲露出杀机了,不过伍思平却还没动手,而且他就算是动手,也只能是暗中算计,制造一些意外,怎么也不可能像这楚休一样,就在这巡察使堂口内,仿佛杀鸡一样的就宰了一名江湖捕头。

    现在伍思平已经死了,他们两个人呢?之前对楚休不敬的可还有他们两个,况且就算是没有这回事,楚休恐怕也要杀人灭口的!

    感觉到楚休的目光看来,刘成礼和秦方顿时一哆嗦,不过这时楚休却是掏出了一本?#30636;?#26469;,淡淡道:“这是你们之前分赃?#30636;幔?#26089;就被你们烧掉了,这一本是杜捕头默写出来的。”

    刘成礼和秦方疑惑的看着楚休,?#24187;?#30333;楚休是什么意思。

    结果这时候楚休?#31181;?#32609;气爆发,瞬息便将这?#30636;?#32473;撕碎。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我辈武者加入关?#34892;?#22530;是为了什么?说是为了守护关中?#20995;潁?#20445;卫一方平安,那未免?#34892;?#22826;过虚伪了一些,大家所求的无非就是?#38477;悖?#26435;势和……利益!

    关?#34892;?#22530;的俸禄太少,那便只能我们自?#21512;?#21150;法,这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但是!”

    楚休的目光?#31508;?#30528;二人,声音低沉,仿佛直?#30001;?#20837;两个人的心底一般:“但是,权势和利益只能是我给你们的,你们却不能背着我去偷,去抢!”

    刘成礼和秦方不是白痴,一听楚休这么说,他们顿?#26412;兔?#30333;了楚休的意思。

    选择臣服,权势和利益楚休可以给他们。

    当然除了这点他们已经没有其他的选择了,看看那已经死的不能再死的伍思平就知道了,这可是前车之鉴。

    所以刘成礼和秦方直接单膝跪地,沉声道:“见过大人!”

    这一个大礼他们拜的不是巡察使的身份,而是楚休本人,这也算是一种臣服,当然是在高压之下的臣服。

    当然无论他们是真心臣服还是在威胁之下被迫臣服,这都已经无所谓了,楚休要的只是结果,而不是过程。

    楚休淡淡道:“行了,都起来吧,四个人暗地里?#20302;得?#25720;的截留了四成的税收还弄的紧张兮兮的,未免也?#34892;?#22826;上不得台面了一些,放心,以后你们所能得到的,绝对要比现在更多。”

    就?#31353;?#25165;楚休自己说的那样,他费尽心机加入关?#34892;?#22530;当然不是为了守护什么关中?#20995;潁?#23432;卫一方平安的,求财、求权,无非就只有这两样而?#36873;?br/>
    有着巡察使这么一个也算坐镇一方的身份和权力,如果楚休只能玩出像截留税收这种低级的手段,那他也未免太过废物了一些。

    这时杜广仲看着那地上伍思平的尸体道:“大人,伍思平这件事情应该怎?#21019;?#29702;?

    擅杀同僚在关?#34892;?#22530;可是大忌,没有一个合适的理由,这件事情也是很麻烦的。”

    楚休随意的一摆手道:“理由?人活着麻?#24120;?#27515;了就简单多了,伍思平捕头在追捕凶徒恶贼时意外被杀,因公?#25345;埃?#36825;个理由够不够?

    你们都是老资格的江湖捕头了,伪造一个现场应该是很简单的事情。”

    
海王星王国彩金
天津11选5玩法 pk10杀一码教程 cba 茅台股票分析论文 大乐透走势图幸运之门 糖果电子游戏网站 股票推荐排名2017 网易三分彩计划 一尾中特网站 有没有软件可以打字赚钱不交佣金 极速十一选五交流群 百家乐详解 赚钱的小说推荐 亚博极速11选5 高频彩国彩 福建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