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正文 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 造化魔道,本源线索
    古尊大会结束之后,许天涯?#28909;说?#20063;没有再来找他的麻烦。

    一个是因为不敢,以楚休所展现出来的实力,除非他们两个一起上,否则绝对敌不过楚休。

    还有就是,不论是元神尊这位老牌的古尊强者,还是孟星河这位新晋的古尊继承人,都是他们需要顾忌的,在这种场合他们还真不敢乱来。

    回到?#19979;?#20043;地后,楚休一直都没搞明白,孟星河那番话是什么意思,他索性也就不费心力气去想了,而是直接前去?#23637;兀?#38075;研造化魔道。

    齐连海给楚休的造化天魔经乃是他这一脉的祖师?#26408;?#27605;生心血,集合了数代人之力这才流传下来的。

    虽然不可能真正把造化魔道给直接推演?#32467;?#23792;,但却也让楚休受益匪?#22330;?br/>
    此时在?#23637;?#30340;密室内,楚休周身黑色的魔气缭绕着,浓郁的简直都?#23391;?#21270;作了实质一般。

    这些浓郁的魔气渗透到了周围的天地规则当中,演化地风水火,甚至到了最后,直接将楚休所在的密室都给彻底变成了一座魔窟,就?#23391;?#26159;微缩了无数倍的原始魔窟一般。

    下一刻,那些浓重的魔气都被楚休给收回?#25945;?#20869;,微缩的原始魔窟也是随之消散。

    楚休长出了一口气,眼?#26032;?#20986;了一抹喜色。

    之前天魂曾经跟楚休说过,独孤唯我的领域展开,直逼魔道本源,可以说他的领域就是一个原始魔窟。

    而现在楚休所走的路线已经跟独孤唯我不一样了,但此时他却凭借造化魔道,也一样达到了这种效果,起码在魔道起始点上,楚休已经跟独孤唯我走向不一样的路了。

    楚休将脑海中的心魔叫出来道:“我可不是只会忽悠你做事的,之前我说过,只要我在造化魔道上的修为精进,便可以为你打造一个完美的身躯来。

    现在以我在造化魔道上的造诣,只要精血足够,完全可以为你造就出一副身躯。”

    心魔拥?#34892;?#22810;武者的记忆,他也一直都在等着真正成人的那一天,甚至还因为楚休三番五次放他鸽子而报怨了许多次。

    不过真正等到了楚休的承诺之后,他却反而不怎么着急了。

    闻言心魔只是问道:“如果重塑身躯,我的实力最多能够到达什么境界?”

    楚休道:“气血精神为身躯的根本,你是精神,只要我能够拿到足够天地通玄境界强者的气血,便可以为你造就出一副天地通玄境界的躯体来。”

    心魔兴致勃勃道:“那武仙境界呢?”

    楚休摇摇头道:“武仙境界你就别想了,先不说我上哪里给你杀武仙放血去,武仙真正的强大之处在于对规则之力的掌控。

    你之前所吞噬的那些武者记忆,最强也只是天地通玄境界而?#36873;?br/>
    所?#38405;?#20063;只能掌控住天地通玄这个境界的力量,哪怕我真弄出来一个武仙的身躯,也只?#24378;?#22771;子而?#36873;!?br/>
    心魔点了点头,想了半晌这才道:“我暂时还没有头绪,等我想明白了再给跟你说。”

    好不容易等到了机会,心魔自己倒是不着急了。

    这次楚休用了三个多月?#23637;?#38075;研造化魔道,本来他还准继续?#23637;?#30340;,刚好这时候有人?#27809;?#38453;法,提醒楚休有事情发生。

    当楚休从?#23637;?#24403;中出来后,?#38750;?#24604;立刻走上前去道:“司空潭那胖子来了,说是他找到了关于本源的线索。”

    楚休听了之后却事猛的一愣,他的第一反应可不是惊喜,而是感觉司空潭应该是找错了。

    本源这种存在,绝对是至宝当中的至宝,说不定在哪个顶尖大派当中收藏着呢,司空潭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找到这东西?楚休却是不相信,这胖子竟然会这么给力。

    等楚休把司空潭喊来之后,这胖子立刻便谄媚的拱手道:“这些时日不见大人,大人的修为又有所精进,九重天的巅峰之境,可以说是唾手可得啊。”

    虽然说楚休?#23637;?#36825;?#38382;?#38388;的确是有一些收获,但以司空潭的眼力,他可看不出楚休现在是进步还是退步了,他那?#30475;?#23601;是习惯性的在拍马屁而?#36873;?br/>
    楚休一挥手道:“行了,别拍那些没用的马屁了,我听说,你当真是打探到了本源的线索?”

    司空潭点了点头道:“按照大人给我的消息,我有九成的把握证明那东西应该是本源,但没有见到实物,所以我也不敢最终确定。”

    “哦?那本源究竟在谁的?#31181;校俊?br/>
    “在梵教的?#31181;校 ?br/>
    司空潭沉声道:“事情是这样的,我在拿了大人所给的那些资源后,便将神机门扩大了规模,同时把我手下值得信任的弟子,都给派到了西域和北域去开拓消息渠道。

    我的一名弟子更狠,竟然直接剃度出家,拜入了西域之地的一座小庙当?#23567;?br/>
    西域之地除了天罗宝刹跟梵教这两个佛门大派,还有无数小庙,?#36136;?#26805;教一脉和禅宗一脉。

    我那弟子所加入的便是禅宗一脉的寺庙,跟天罗宝刹的关系十分亲近,传承也是相当的?#20973;謾?br/>
    他从那小寺庙的藏经阁中看到了一则故事的记载,说是天罗宝刹和梵教在刚刚踏入大罗天之后,曾经为了争夺一样东西,展开了一场大战。”

    楚休沉声道:“可是据我所知,两派在下界便不合,双方因为争夺一样东西展开一场大?#21073;?#21487;以说是再平常不过了,你怎么能确定,他们所争夺的就是本源?”

    司空潭解释道:“因为那次争夺,甚至把西域的一些小寺庙也都给牵连进去了,我那弟子所在的寺庙,便是站在天罗宝刹那一边的,其先祖甚至还曾经亲自出手夺到过这东西。

    其外貌和效果的描述,跟楚大?#22235;?#35828;的本源几乎一模一样,都是散发着一道淡淡金芒的微薄力量,但却被储存在一个极其珍贵,用太阳精金所打造的秘匣?#23567;!?br/>
    听到司空潭这般说,楚休也是有九成的把握,那就是本源了。

    只不过这东西竟然落到了梵教的?#31181;校强?#23601;麻烦了,以梵教现在的规模,楚休哪怕是拼上所有的底牌,那也是一样敌不过的。

    “这本源现在被放在梵教,对方有没有研究出什么东西来,这点你可知道?”

    司空潭摇摇头道:“这点属下还真不知道,我那弟子也只是打听出了一些只言片语而?#36873;?br/>
    这本源先是被天罗宝刹所得,结果却?#30452;?#26805;教用计给反夺了过去,并且当初天罗宝刹的一位高层用性命为代价,封印?#22235;?#19996;西一部分的威能,就是打着自己得不?#21073;?#20294;却也不能让梵教来用的心思。

    后来那东西应该一直都是在梵教的毗湿奴殿中存放着。

    毗湿奴殿的实力虽然一直都不如湿?#35834;?#36319;梵天殿,但他们却擅长各种各样奇怪的秘法,还研究出了各种各样的奇怪东西,所?#38405;?#36947;疑是本源的东西一直都被毗湿奴殿所保存。”

    楚休闻言,摸着下巴,眯了眯眼睛。

    ?#38750;?#24604;可以说是很了解楚休的,一看到他这幅模样,便大约猜到了他在想些什么,肯定是又在算?#31080;?#20154;。

    “喂,我?#30340;?#35813;不会是在打梵教的主意吧??#24378;?#26159;有着九重天至强者的梵教,梵教的武仙加在一起,怕是要?#26085;?#20010;东域都多的。”

    楚休眯着眼睛道:“我杀了辛伽罗。”

    ?#38750;?#24604;一脸的无语道:“我知道你杀了辛伽罗,但问题是,梵教可不仅仅只有一个辛伽罗,眼下下界……总之现在这?#38382;?#38388;,我们最?#27809;?#26159;低调安稳一些的为好。”

    其实?#38750;?#24604;的性格也不是那么保守固执的,相?#27492;?#20063;是一个很激进,做事很大胆的人。

    但跟楚休一比,?#38750;?#24604;那所谓的激进大胆就算不得什么了,楚休可是敢把天都捅出一个窟窿来的主儿。

    若是平常时期,梵教三番两次针对他们,?#38750;?#24604;肯定也是赞成打回去的。

    但现在这种情况,上下两界说不定什么时候便要连通,还是安份一些为好。

    楚休摇摇头道:“我知道梵教不止一个辛伽罗,但同样,梵教也不止我一个敌人。

    辛伽罗是梵教新任的毗湿奴殿殿主,未来前途不?#19978;?#37327;的人物。

    我杀了他,便相当于是狠狠的打了梵教的?#22330;?br/>
    但后续可有梵教的?#27515;?#25214;过我的麻烦?

    没有,只有一个阴陀罗而?#36873;?br/>
    但阴陀罗来找我的麻烦,也不是梵教上层所下的命令,而阴陀罗自作主张,为了灭世之火而来的。”

    说到这里,楚休露出了一个不可捉摸的笑容来:“很显然在梵教的眼里,?#39029;?#20241;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人物而已,我杀了辛伽罗,打了梵教的?#24120;?#20182;们会愤怒,但却不会把我摆在台面上。

    因为现在,有更棘手的对手在等着他们,?#28909;紓?#22825;罗宝刹!”

    说着,楚休将目光转向司空潭:“现在整个西域内的?#36136;疲?#26159;不是很敏感?”

    司空潭愣了一下,然后立刻恭维道:“楚大人慧眼如炬,料事如神。

    这?#38382;?#38388;以来,梵教和天罗宝刹很罕见的没有激战过一次,但梵教三大殿却同时开始收缩势力,同时天罗宝刹那边也是把在外游行的僧人全部喊回来,整个西域的气氛好似?#25509;?#27442;来一般,不知道?#38382;本?#20250;有暴雨降临。”

    
海王星王国彩金
怎么微信发文章赚钱 小啄赚钱哪个模块能每天提现到微信 山西泳坛夺金开奖号码 河南十一选五一定牛 中国安全教育健康网如何赚钱 陕西11选5历史开奖结果查询 澳洲幸运10开奖时间 青鹏棋牌游戏官方充值 彩票站怎样组织双色球合买 股票涨跌怎么来的 四川金7乐开奖大小走势 阿里巴巴网上批发赚钱吗 山东体彩新11选5走势图 十五选五投注技巧 波克斗地主官方正版 股票融资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