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全職法師 > 正文 第1405章 神秘藍蝙蝠
    ……

    一身的臉譜之衣,紅衣大主教冷爵此刻站在一頭冥君蛙的身上,目光遠遠的眺望著那鎮北關。※筆趣閣

    www.exuty.club※

    “大人放心,斯芬克斯很快就會將宏偉之墻給擊垮的。”烏納斯站在一旁,臉上帶著幾分嫵媚的笑容。

    冷爵站在那里,身邊還有一位橙鬼守護著,其他幾名大藍衣恭恭敬敬的站在身后。

    “我需要更多的憎恨,才能夠獲得足夠多的力量!”冷爵有些心煩意燥的說道。

    如果不是這宏偉之墻,整個北原之地已經遍地冤魂,這些冤魂的那股邪惡信仰之力會如天籟之泉一樣注入到他的身體里。

    “確實出現了一些小意外,但結果還是會像我們預想得那樣。”烏納斯說道。

    冷爵轉過身軀,凝視著烏納斯。

    烏納斯知道冷爵正在氣頭上,不敢再說話了,而是低下了頭。

    “為什么你還露著臉,誰允許你這樣直視著我?”冷爵目光穿過了烏納斯,看著烏納斯身后的莫凡。

    莫凡也立刻低下了頭,心中卻卷起了一絲戾氣。

    冷爵的目的莫凡是徹底明白了,這個家伙信奉邪惡之力,當這個世界上將足夠龐大的怨念集中在某個人身上的時候,這個人將獲得更強大的邪力。

    紅海事件,成就了冷爵紅衣大主教之名,這金字塔的踐踏,更可以讓他所謂的“神格”得到提升。

    很難想象在怎么會有人滋生出這樣可怕至極的理念,并像瘟疫那般傳播著這份痛苦!

    冷爵沒有與莫凡計較,他順著冥君蛙的身子往前走去,走到了它肥碩的頭顱上。

    烏納斯這個時候也慢慢的跟了過去。

    ……

    “你是不是很生氣?”藍蝙蝠在莫凡旁邊,用只有兩個人才可以聽到的聲音說道。

    “什么意思?”莫凡故作不知。

    “契約在烏納斯的身上。”藍蝙蝠說道。

    莫凡沒有回答,這個該死的契約確實讓他失算了,不然紫鬼死得那瞬間,冷爵、烏納斯、橙鬼這幾個主腦全部將被莫凡殺掉。

    他們一死,一切都還有挽回的余地。

    “其實我也不知道紫鬼這般狡猾,他自己只是一個媒介,契約真正掌握人是烏納斯……”藍蝙蝠繼續說道。

    “你想說什么?”莫凡不知道藍蝙蝠此時的意圖。

    “我想我應該知道你是誰,你不是北鹿。”藍蝙蝠開口道。

    莫凡眉頭一鎖,那雙眼睛里立刻釋放出了一股凌厲的殺意。

    以莫凡現在的修為,要瞬殺藍蝙蝠應該不成太大的問題,而且附近全部都是冥界生物,冷爵、烏納斯就算發現藍蝙蝠莫名其妙死亡了,多半也會懷疑是某個冥界生物做的。

    莫凡不會有半點猶豫,縱然這陣子與藍蝙蝠的相處還算不錯,藍蝙蝠看上去也和其他黑教廷有一些不同,但即便她沒有識破自己,莫凡一樣會將她生命結束掉!

    “別急著殺我,我若死了,你的契約就真的再難解開了……雖然我知道你可以強制解除,但靈魂受損的代價還是太高,不到萬不得已何必那樣做呢?”藍蝙蝠繼續說道。

    “我現在也無所謂你的告發。”莫凡平靜的說道。

    “那你怎么不好奇我為什么不告發你嗎?”藍蝙蝠抬起頭來,臉上那副清純與成熟并存的臉龐上沒有一絲對莫凡的懼,反而一副格外有興趣的樣子。

    “你是什么人?不想是死心塌地跟著這個神經病作惡的樣子。”莫凡追問道。

    這個藍蝙蝠果然有問題,一開始莫凡以為是紫鬼懷疑自己北鹿身份,派遣到自己身邊時刻監視的一枚棋子,總是在自己身邊原因也在此。

    可現在來看,自己想錯了。

    “你是好奇,明明你做得天衣無縫,我又是怎么看穿你的嗎?”藍蝙蝠說道。

    “你倒說說看。”莫凡說道。

    對于藍蝙蝠此刻的看穿,莫凡一點也不慌張。

    事實上,莫凡知道烏納斯不可能死的,這個女人隱藏得相當深,她甚至不參與到進攻鎮北關的那些黑教廷人員之中,躲在這冥君蛙身上的烏納斯,趙滿延他們絕沒有可能殺得死她。

    既然如此,莫凡就不會再等下去了。

    冷爵身邊只有橙鬼、烏納斯以及幾個大藍衣,實力上明顯沒有之前盛典朝拜那么強大,所以莫凡打算強制解除契約,直接喚醒身體里的惡魔之力……

    這個惡魔之力會因為靈魂受損而大打折扣,但要殺冷爵這幾個人應該不成問題,總之必須這樣做。

    莫凡已經打算自己跳出來了,所以也無所謂藍蝙蝠識破不識破。

    可是莫凡也好奇,藍蝙蝠為什么不告發自己呢?

    莫凡絕不會相信藍蝙蝠因為這段時間的相處對自己有好感的這種事情,自己這張臉爛成那副鬼樣子,原來的自己倒有可能。

    “我見過你,雖然老師前兩次的盛典我都沒有參與,但機緣巧合下,我見過你。”藍蝙蝠很直接的說道。

    “老師?”莫凡更是不解了起來。

    “我的契約是在紫鬼的身上,所以感謝你幫我殺了紫鬼……不用否認了,我知道紫鬼是你讓人殺的。”藍蝙蝠繼續說道。

    “就算是吧。”莫凡也無所謂了。

    “我得到了釋放,那么我的任務就可以提前實施了……你不是想知道我的老師是誰嗎,就站在這里看就好了。”藍蝙蝠笑了笑,看上去相當的神秘。

    莫凡就站在原地,目光注視著藍蝙蝠往冥君蛙的頭顱上方走去。

    藍蝙蝠究竟是不是走過去告發自己,莫凡也不知道,反正也不差這一兩分鐘的時間。

    ……

    “冷爵。”藍蝙蝠走到了冷爵和烏納斯的身邊,竟然是直呼了紅衣大主教的名字。

    冷爵轉過臉來,臉上帶著幾分猙獰的憤怒,道:“連你這種不入流的賤人也敢不用敬語了嗎,你是在嘲笑我的計劃沒有順利進行嗎,你是想我把你的皮剝下來嗎!!”

    “啊……”藍蝙蝠嘆了一聲,一副天真無邪的樣子,“我心里想什么,您都知道了。”

    冷爵聽到這句話幾乎要爆炸了,這一個小小的藍衣竟然這樣蔑視自己,他沒有先對藍蝙蝠如何,而是怒視著旁邊的烏納斯。

    烏納斯臉色也極為難看,她往藍蝙蝠那里走近了一步,顯然是要殺人了!

    “我替老師向您回上一份禮,感謝您在帕特農神廟與教皇之間勾結做下的文章……”藍蝙蝠不卑不吭的陳述著。

    ——————————————

    (有點卡思路,雖然知道接下去會發生什么,但就是不知道該怎么寫……一整天都對著電腦發呆。今天第二章可能有點不知道怎么動筆了,要么會很遲,要么明天思路順暢了再補上吧~~)(未完待續。)
海王星王国彩金
5分11选5app 广西11选5 河北11选5技巧绝招 网上指定棋牌网址 山东十一选五的走势 网络赚钱网站 5分pk10计划冠军计划 闲来甘肃滑水麻将 股市股评 怎样下载微乐麻将 王中王六肖王中王开奖结果 建休彩31选7走势图 吉林体彩11选五怎么中奖 腾讯欢乐四川麻将血战到底 东北麻将怎么算钱 重庆福彩欢乐生肖是官方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