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全職法師 > 正文 第1565章 我給你造的墳墓
    大堡壘地牢下,一聲聲如殺豬叫的哀嚎從深處傳出,聽上去有些毛骨悚然。頂點.更新最快

    “你再鬼叫我把你扔在這里了,不就是骨頭斷了一些嗎,至于叫得那么慘嗎!”穆白的聲音響了起來。

    “關節骨碎了你知道有多疼嗎!”趙滿延說道。

    “我不是在幫你治療和修復嗎?”穆白說道。

    “你給我弄的是什么鬼東西啊,我擦,你在做什么,在我腿上種花嗎!!”趙滿延尖叫了起來。

    趙滿延四肢關節位置都被敲碎了,也還好穆白來得及時,不然他其他部位還要陸續被打斷,那種滋味……趙滿延這輩子也不想來第二次了,尤其是那些跟玻璃碴子一樣的碎骨頭插入到肉里和血管里……

    “什么種花,這是塑骨木,它的根會生長到你的關節里,將你那些不完整的骨頭給全部融掉,隨后它的根會慢慢的與你的骨骼連在一起,慢慢的變成你的骨骼,這是一些比較老道的植物系法師才懂的技巧!”穆白說道。

    穆白第三系是植物系,他雖然算是一個植物系菜鳥,卻對植物系方面非常感興趣。這種修復骨骼的方法曾經在野外救過他一命,現在給趙滿延用起來也算是熟練了。

    只不過,這東西很疼。

    根生長到肉里,再和其他骨頭連在一起,這種修復方式絕對要比來一位沐浴春|光的治愈系法師要來得疼痛很多,可效率上一點都不比治愈系法師慢!

    “你媽的,你這是要把我從殘疾人變成植物人啊!”趙滿延喊道。

    “你自己站起來。”穆白說道。

    “老子腿都斷了怎么……”趙滿延嘗試著爬起來,忽然間發現自己腿除了有一些輕微的疼痛之外,竟然有了完整的知覺。

    他走了幾步,甚至跳了幾下,劇痛過后整條腿竟然完好如初!

    “乖乖,這東西還真的能夠修復骨頭,穆白原來你真的不只會配假春|藥,是有兩下子的!”趙滿延說道。

    “你要繼續這么賤下去,我不介意把你的骨頭再重新打斷一遍,然后再給你接上。”穆白說道。

    “別別,跟你開玩笑的,你救了我,以后我們就是兄弟了。”趙滿延說道。

    “你少給我來這套,那個女孩呢,有看見嗎??”穆白詢問道。

    “沒看到,不過我知道小美杜莎好像是被送到了軍方前線了。這個薩斯、岡瑪應該是位一個埃及軍部首腦在做事,不出意外的話誰指揮今夜這場戰爭,誰就是他們的頭!”趙滿延說道。

    估計薩斯和岡瑪覺得他趙滿延是一個死人了,所以他們兩個在談話里透露出了一些信息,趙滿延經過一些大致分析,便鎖定了埃及軍部首腦。

    現在暫時不知道那個人是誰,但趙滿延現在也很糾結,事情再發展下去的話就會牽出一個埃及的軍部巨頭,這種人可不是他們惹得起的!

    “先出去吧,莫凡和海蒂還在撐著。”穆白說道。

    “恩!你這塑骨木厲害啊,我感覺我全部恢復了。”趙滿延稱贊道。

    ……

    兩人從沒有怎么設防的大堡壘里出來,外面魔法的動靜依舊很大,當趙滿延看到莫凡正在追著薩斯打的時候,也不由的愣了愣道:“這叫撐著?”

    穆白也看得一陣汗顏,莫凡這家伙也太變態了吧,追著一個超階法師打,還能不能給別人一點尊嚴了??

    “先到海蒂那里。”穆白說道。

    莫凡現在離他們有些遠,何況那邊的戰斗動靜實在太大了,他們兩個估計也插不上手。

    趙滿延剛靠近海蒂,立刻發現不遠處的費列羅,一看到這家伙,趙滿延便火冒三丈!!

    “媽的,我不宰了他,這輩子就不做人了!!”趙滿延咆哮了起來,像一頭瘋牛那樣朝著費列羅那里沖了過去。

    “趙滿延,算了,給他們走吧。”海蒂見趙滿延這個樣子,急忙勸說道。

    瓦尼都已經死了,剩下的人就各自散了去,現在他們真正的敵人不是歐洲學府,而是軍方的這些人。

    算了?

    趙滿延發狂的撲了過去,他怎么可能跟費列羅這個狗雜種算了!

    不是費列羅多那個嘴,他趙滿延怎么會受了那個苦。

    而且,要不是穆白及時趕到,他很可能就被那幾個監獄里的人給活活打死,岡瑪少將擺明了是想要先折磨自己再把自己殺了!

    費列羅明明明知道說出那番話會把自己害死,可他還是那么做了。

    這種事情能算嗎!!

    “你做什么,我們瓦尼老師都死了你還想怎么樣。”娑法看到趙滿延沖過來,怒聲道。

    “你就給我滾一邊去,今天費列羅必死無疑,你可以來干涉我試試,我也讓你死無葬身之地!”趙滿延狂道。

    費列羅看到趙滿延沖過來,反而冷笑了起來:“你又算什么東西,真的以為你是我的對手嗎!”

    “巖之死斗場!!!”趙滿延勐的落到了費列羅的跟前,同樣狂躁的他直接動用起了當初和黑教廷紫鬼拼命的架勢!

    能把趙滿延這種極其惜命的家伙逼到這份上,就表明他是真的怒如狂洪了!

    巖之角斗場聳立而起,堅固無比的石塊將這一片區域給徹底圍了起來,就連想要阻止趙滿延的娑法都被直接隔絕在了巖之角斗場外面。

    “我殺你跟喝水一樣簡單,廢物!”趙滿延站在巖之角斗場內,身上不知何時還多出了一件厚重無比的巖之鎧甲!

    “我就是要你死,既然岡瑪沒把你殺死,我就殺了你!”費列羅也徹底失去了理智,他大吼著與趙滿延廝殺了起來。

    趙滿延不是修為不高,而是他的魔法太多為防御為主了,和敵人對決他更多時候是讓對方攻擊,等對方打累了,魔能耗干了,他才用自己蹩腳的攻擊魔法把對方給擊敗。

    可現在既然立起這巖之角斗場,趙滿延就沒打算慫,他要先將費列羅的骨頭全部打斷,再讓他在痛苦中死去!

    “這是我給你造的墳墓!”趙滿延手高高的揚起,一道炙白之光的斬魔具豁然出現!(未完待續。。)

    
海王星王国彩金
幸运飞艇技巧 网盛棋牌官网 游戏 极速11选5在哪下载 巅峰团队兼职是真的吗 大众麻将玩法怎么胡 广东好彩1开奖时间 雪缘棒球比分直播 熊猫麻将官方手机版 新疆十一选五选号技巧 北京十一选五最新开 新浪体育篮球比分直播 微信加股票群 开元棋牌娱乐 经典老版单机麻将旧版 体彩江苏七位数走势图成语 成都麻将摸牌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