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全職法師 > 正文 第1181章 復活之人
    阿莎蕊雅看著躺在葉棺中的伊之紗,注視著她的臉龐的時候,便感覺這個女人僅僅只是睡著了,睫毛都在若隱若現的顫動著,神情中透出的那股子不怒自威仍讓阿莎蕊雅不敢輕易靠近上去。

    阿莎蕊雅不自覺的后退了幾步,她轉過頭去看著那位守護在這里的副殿主。

    副殿主沒有說話,但在長廊那里卻傳來了大賢者梅若拉的說話聲音,她快步來到葉棺這里,仔仔細細的查探了一番伊之紗的遺體,然后大大的松了一口氣。

    “你是不是早已經知道了?”阿莎蕊雅質問道。

    “是。”大賢者梅若拉點了點頭。

    “你們真的覺得只有她才可以帶領你們走向輝煌嗎,在我看來她在將帕特農神廟一步一步的拽下深淵。”阿莎蕊雅直言不諱的道。

    “阿莎蕊雅,你在神廟這么多年應該能夠感覺到,神廟的地位一年不如一年,這不僅僅是因為我們始終沒有神女繼續繼位,更在于我們過去的領袖都太過軟弱,都太過濫用仁慈。天下之大,苦難者無窮無盡,黑教廷作亂,暗勢力為禍,災害不斷,瘟疫肆意,妖魔更是虎視眈眈,我們帕特農神廟天敵泰坦巨人也是橫行霸道。回想想伊之紗掌控的那些時間里,我們帕特農神廟何曾看過任何一個國家臉色,何曾這般軟弱妥協!”梅若拉開口說道。

    這里只有阿莎蕊雅和梅若拉,以及已經站在了伊之紗那邊的那位騎士殿藍金副殿主。

    藍金副殿主的實力一點都不遜色于海隆,這是一位老騎士了,基本上沒有見到他怎么說過話。

    “阿莎蕊雅,你是一個識時務的人,乘早的站好隊,否則整個帕特農神廟將沒有你的立足之地。”梅若拉說道。

    “看來安德也是死于你們之手了。假裝效忠安德,真正的目的卻是置她于死地。”阿莎蕊雅不禁冷笑了起來。

    “安德很聰明,她知道自己不是輸給了其圣女,而是輸給了自己的老師,所以選擇了用那樣的方式來了結。”梅若拉開口說道。

    “潘妮佳呢?”阿莎蕊雅問道。

    “她?難道你看不出來,她一直都是我們的人嗎?”梅若拉笑了笑。

    “葉心夏沒有殺她,潘妮佳是自己殺了自己,對嗎?”阿莎蕊雅說道。

    “是啊,整件事總得有一個導火索吧,葉心夏既然被殿母捧到了圣女的位置,那也得有一個最充足的理由讓她接受暗黑圣裁,放心吧,只要伊之紗重回神女之位,潘妮佳只不過是睡了一覺,伊之紗是不會眼睜睜的看著這樣忠誠的弟子就此死去的,更何況她不可能永遠坐這個位置,她需要一個接班人。”梅若拉笑著說道。

    此時,梅若拉已經走到了葉棺的旁邊,她看著伊之紗的遺體完全愈合,看著伊之紗那雙緊閉著的眼睛輕輕的眨動了一下。

    看到這一幕,梅若拉驚喜萬分,這一天她總算是等到了!!

    “說得那么冠冕堂皇,一切都是為了帕特農神廟,但在我看來只是你們這批人根本不想將自己的位置讓出去,還想享受這種至高無上的掌控權!!”阿莎蕊雅說道。

    “后背無能,我們也只能多辛勞幾年。怎么樣,考慮清楚了嗎,阿莎蕊雅,你比安德還聰明,始終站在一個我們都無法分清的勢力線上,似乎對任何一方都沒有威脅,但我們是不允許這種人存在的,要么鏟除,要么歸順!”梅若拉說道。

    阿莎蕊雅站在那里,回頭看了一眼伊之紗的遺體,冷冷的道:“我覺得撒朗還是太過仁慈,竟然沒有將伊之紗給跺成肉泥!”

    梅若拉臉色立刻就陰沉了起來,阿莎蕊雅這種大不敬的話已經表明了她的立場。

    “你以為她真有那個本領嗎!!她對伊之紗做的這份羞辱,伊之紗一定會加倍奉還!”梅若拉異常憤怒道。

    阿莎蕊雅往后退去,忽然她的手上多了一柄黑色$長的劍,她身形一晃,以極快的速度出現在了伊之紗的葉棺前,她的劍尖直指伊之紗的眉心位置,狠狠的朝著她刺去。

    這一瞬間,本是一具遺體的伊之紗竟然猛的睜開了眼睛,那雙足以容納下整片星空的漆黑深邃眸子盯著阿莎蕊雅,透著一種冷漠與無情!

    “大膽!!!”梅若拉大怒的叫了一聲。

    那位藍金副殿主也沒有想到阿莎蕊雅會這樣做,他急忙沖到了葉棺的位置,釋放出了一層金光,迅速的保護住了伊之紗的身軀!

    阿莎蕊雅好像早就知道自己是沒有可能得逞的,她收劍的速度非常快,細足輕踩出了一朵黑色的冷玫,幾個瞬間便消失在了冗長的長廊之中……

    梅若拉和藍金副殿主都一心想要保護伊之紗,哪料到阿莎蕊雅那么狡猾,假裝和伊之紗遺體同歸于盡,真正目的卻是逃走!

    “追,別讓這小賤人跑了,壞了我們大事!”梅若拉對藍金殿主命令道。

    藍金殿主身形一晃,留下了一道殘影,迅疾的朝著阿莎蕊雅逃跑的方向追去。

    ……

    藍金殿主實力恐怖,不少片刻便追上了阿莎蕊雅,他一臉冷漠的站在了阿莎蕊雅的面前,一句話也不說,瞳孔中卻充斥著一股子殺意。

    “你也甘愿為他們賣命嗎,你可知道被黑暗圣裁的那個女孩是誰!”阿莎蕊雅自知不是藍金殿主的對手,帶著幾分惱怒的質問道。

    “總得有個選擇。”藍金殿主終于開口了。

    “伊之紗使用得根本不是帕特農真正的復活之術,你難道看不出來!”阿莎蕊雅說道。

    “我知道,請代我向文泰請罪。”藍金殿主舉起了手掌,一團藍色的火焰劇烈的在他的手心上燃燒著,火光映著阿莎蕊雅那顯得幾分蒼白的臉龐。

    阿莎蕊雅神色一冷,目光瞬間透出了寒意。

    一團黑暗光束兀然的從天空中落下,籠罩在阿莎蕊雅的身上,黑暗之芒幻化成了一件件貼身的鎧甲,保護住了她,并賜予她磅礴的黑暗之力。

    “你也沾染了一些邪惡勢力,”藍金殿主看著阿莎蕊雅,淡漠的說道。

    “這個帕特農已經淪為某個人的權力王國,即便她占據了絕對的上風,我也不會拱手相讓!”阿莎蕊雅連續出劍,黑暗劍光產生了一道道恐怖的吞噬力量,生生的逼退了這位藍金殿主。

    藍金殿主往后退去,以火成盾,保護住了自己。

    黑暗劍力氣勢道道,但卻是曇花一現,藍金殿主反應過來的時候,阿莎蕊雅再一次消失在了那里,留下了一襲凌亂的黑色氣流。

    ……

    阿莎蕊雅逃入到了樹林之中,她能夠感覺到背后那藍金殿主如同一個可以嗅到獵物氣味的狼,正不斷的追擊過來。

    舉目四望,幾座高聳的山峰中依稀可見那些神圣靜穆的宮殿,然而那都不再安全,整個帕特農神山終究有多少人已經歸順了伊之紗阿莎蕊雅根本數不清,她知道一旦葉心夏被處死,下一個死的一定是自己,伊之紗是絕對不容許有任何競爭者的!

    “呷~~~~~~~~~~~!!!”

    一聲震動蒼天的嘶吼,巨大的蜂窩禁制光輝中,圖騰玄蛇似乎沖開了大半的神山禁制,有小半截身體走到了外山區域。

    阿莎蕊雅一咬牙,飛速的朝著圖騰玄蛇的那個方向奔去。

    要離開帕特農神廟,就必須借助圖騰玄蛇的力量,現在整個帕特農神廟的高手都已經聽從那股暗潮的調遣,她即便是圣女,可天知道這群歹毒之人會給自己安上一個什么荒唐的罪名,這里是帕特農神廟,誰掌控著,要誰死不過是一句話的事情!

    “海隆、肖申,他們快逃走了,我以圣女之力加固禁制,讓這頭蛇在禁制中灰飛煙滅!”阿莎蕊雅飛落到了兩位殿主的面前。

    “圣女,這里危險,您還是先到安全的地方。”一名金耀騎士急忙說道。

    “無妨,若讓他們逃走了,有損帕特農神廟的顏面。”阿莎蕊雅說道。

    她看上去平靜無償,可心里卻暗暗擔心,她擔心海隆和肖申也已經暗中歸順了伊之紗,那樣的話自己很可能逃不出去了。

    “沖破了禁制也沒有用,我們的人已經從山道包抄到了外山,他們是逃不掉的,不過圣女可以加持禁制力量那是再好不過了,這可以省事,這頭圖騰生物確實不好對付。”海隆點了點頭,同意讓阿莎蕊雅前去加固禁制。

    神山禁制最早是掌握在文泰的手中,是文泰讓帕特農神山禁制變得固若金湯,后來這份陣法之力傳給了養女阿莎蕊雅,阿莎蕊雅平日里也負責神山禁制的一些維護。

    阿莎蕊雅朝著禁制區域走去,那強猛的禁制力量幾乎敵我不分,偏偏沒有對阿莎蕊雅造成任何的傷害,禁制之力自動給阿莎蕊雅讓開了一條安全的道路一般。

    剛步入到禁制內,殺氣騰騰的藍金殿主便趕到了,他那雙眼睛死死的盯著逃入到禁制區域的阿莎蕊雅。

    “你怎么來了,怎么不守護神女殿?”殿主海隆挑起眉毛,有些不滿的對藍金殿主說道。

    “阿莎蕊雅串通黑教廷,將伊之紗遺體大卸八塊,我領大賢者梅若拉之命前來緝拿。”藍金殿主似乎早已經準備好說辭,立刻對殿主海隆和肖申說道。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

    
海王星王国彩金
百度发布理财平台 温州麻将规则 3d毒胆独胆预测 山西长治胡乐麻将 2012足球直播间 msci指数股票名 云南快乐十分走势开奖 1分彩开奖 新浪竞彩篮球比分直播 老板彩金捕鱼 胡来了麻将手机版下载 湖北11选5软件安装 百发理财平台 广东好彩1开奖视频 香港精准头数一头中特 贵州11选5一定牛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