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全職法師 > 正文 第2047章 不能站在對立面
    邢輝的警覺力差得就像是一個高階法師,甚至讓莫凡感覺他還沒有一些時刻都保持戰意的獵人來得敏銳,這大概就是很多一直生活在都市中紙醉金迷的高修為法師的詬病吧,也不知道這樣的人到了天山又是怎么活到現在的!

    陰影一直在逼迫,就像是黃昏期間將最后一縷照耀在大地上的陽光給驅逐,邢輝的愚鈍真是讓莫凡大開眼界,作為一個超階法師他應該從黃昏到來的時候就意識到一旦這里被黑暗統治,他的生命也將永遠遁入黑暗,而他是在僅剩一縷陽光時才幡然醒悟,自己被包圍了。

    虛暗之影,它們就像是潛伏在地底下的一個個暗魔,更像是黑色的奪命海水,將邢輝逼迫到只有一塊地可以站的孤島上。

    水還會上漲,它們會先浸泡雙腳,再慢慢的爬到身上,最后冰冷的扼住喉嚨。

    在自己制造的混沌扭曲區間里,黑暗影軍團變得更加容易入侵,它們侵略了邢輝的最后一塊活土后,從原本的暗暗潛伏一下子變得肆意妄為了。

    冰地已經消失,變成了一片黑色的泥沼,邢輝無時無刻不在往黑色泥沼中下沉。

    而泥沼里,影裔侍衛如雨后春筍一般浮現,它們被莫凡擬化成了古劍士的模樣,每一個影裔侍衛的手上都持有兩柄帶有倒鉤的齒劍,它們從四面八方圍剿過來,不停的在邢輝的身上留下會迅速腐蝕的傷痕。

    邢輝恨不得四肢并用,更恨不得具備秦羽兒那樣的能力可以不需要描畫任何星軌,剛殺死了幾個影裔侍衛,黑暗泥潭之中又會浮現出一群來,根本消滅不干凈。

    “九戒之禁!”

    高山處,莫凡已經完成了雷系的超階星宮,十二倍暴君荒雷在此刻展現出了絕對的霸道領域,雷電巨戟從天而降,帶起的那戒雷之音如天宮中雷龍的咆哮,還未完全墜落在大地上便震得邢輝耳鳴腦裂!

    邢輝在應對那些無休止的影裔侍衛時便疲憊不堪了,隨著一柄一柄的戒戟呼嘯而下,他整個人更像是被四分五裂了一樣,發出了痛苦無比的慘叫聲!

    “這才第四道,還有五道!”莫凡冷酷的說道。

    對待敵人,決不留情,即便第四道雷神巨戟已經讓邢輝奄奄一息了,之后的五道莫凡也不會收回。

    雷神巨戟震落,完整的九戒之禁成陣后產生的禁雷威力更加恐怖,邢輝還妄想用自己身上所有的魔具來保住自己的性命,但他忘記了雷系魔法是帶有極強的穿透力的,防御魔具在雷系魔法丹面前只是一層擺設,巨大的痛苦不會減少,肉身更會隨之粉碎!

    “轟!!!!!”

    漫天禁雷華麗一閃,邢輝被徹底化為了焦塵,不甘的慘叫聲在隨后的幾秒鐘時間里還在這片區間里回蕩。

    莫凡收起了霸道的雷電,也散去了陰影軍團,看著邢輝在風中飄散到四處,不禁搖了搖頭……這個邢輝,真的弱成渣了,如果一個強勢一些的高階滿修法師,只要抑制住他施展超階魔法估計都可以將他打得落花流水。

    穆氏還真養了不少這樣的廢物。

    事實上魔法協會里也養著太多這樣的法師,他們占有了太多的資源,一個個卻像蛀蟲一樣在這個社會里擔任著重要職務,一方面打壓著那些更需要這些資源的人,另一方面在妖魔入侵的時候逃得飛快!

    高修為,不代表高戰斗力,莫凡很早就認清了。不過這次戰斗混沌系展現出來的詭詐與強勢確實起到相當關鍵的作用,邢輝從一開始就被弄得暈頭轉向的,就連蓄勢好久的雪崩狂逐都沒有到半點效果,不然面對邢輝的超階冰系魔法,莫凡應付起來會困難不說,也根本沒有那么充足的時間讓陰影軍團擴展,自然也無法筑造雷系星宮。

    ……

    “解決了?”南玨看到莫凡從一片扭曲的地帶走出來,有些詫異的問道。

    “恩,那家伙比我想象中的弱。”莫凡說道。

    “是你太強勢了。”南玨沒好氣的說道。

    “也對,哪怕我沒有進入超階,這個邢輝也不是我的對手。”莫凡笑了起來。

    望了一眼冰痕之下,莫凡發現穆寧雪和秦羽兒還在冰崖那里。

    “我的魔法只能夠幫她們抵御,沒法將她們拉上來。”南玨說道。

    “你幫我放哨,我來。”

    有空間系和混沌系,莫凡要將她們從冰痕下拽上來并不困難,主要是這個過程不能有人干擾,就好像一個壯漢在拉繩子,雙手不僅不能離開繩索,還必須持續用力。

    幸好,沒有其他人到這里,莫凡將秦羽兒和穆寧雪從冰痕中拉上來之后,不由的大松了口氣。

    “現在怎么辦?”南玨問道。

    “得把那個九芒錮陣給破除掉,不然我們誰都別想離開這里。”莫凡說道。

    “秦姐姐,你……”穆寧雪轉過身去,想要詢問關于陣法布置的事情,可一扭頭卻不見了秦羽兒。

    她剛才還在身后,穆寧雪都能夠感覺到她那有些疲憊的重重呼吸聲,這會身后只飄零著一些冰瓣,再也不見秦羽兒的蹤影了。

    “這……人呢??”莫凡瞪大了眼睛,四處搜尋都沒有見到她的蹤影。

    “她在那邊的山巒,聲音很輕……她好像不想連累你們。”南玨指著另外一面山說道。

    莫凡和穆寧雪都沉默了。

    異裁院是任何一個勢力乃至國家都不敢輕易得罪的,秦羽兒比任何人都明白這一點,在她看來莫凡和穆寧雪能將她從冰痕下拉上來就已經是深陷泥潭了,她不希望他們兩個人因為自己成為異裁院的敵人。

    “莫凡、寧雪,不管怎么樣異裁院是絕不能得罪的,不僅關系到你們自己,你們的凡雪山也會受到巨大影響。她這樣離開是對的,你們若還想在這個世界立足,真的不能站在異裁院的對立面。接下去即便你們要破壞掉九芒錮陣,一定要慎重考慮到這一點。”南玨非常嚴肅的叮囑道。

    (本章完)

    
海王星王国彩金
在线二人麻将下载 下载星悦内蒙麻将 浙江11选5怎么破解 怎样识别熊猫麻将开 重庆百变王牌奖金算法 安徽快3正规吗 山东十一选五开开奖结果查询 辽宁快乐12遗漏数据 长春麻将下载 天天捕鱼旧版 陕西闲来麻将 江苏十一选五一定一 3d近100期的开 安徽麻将纯正本地玩法 新疆11选5怎么玩赢钱 快赢481开奖视频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