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全職法師 > 正文 第1212章 沙夜怖魔
    無論是元素探測儀還是妖魔密度探測器,它們都是一項非常實用的發明,但它也存在著一個巨大的缺陷,那就是當它們在工作的時候產生的波動會立刻吸引周圍的妖魔,這個范圍不算特別廣,但絕對不是那么好對付的。※筆趣閣

    www.exuty.club※

    這種吸引仇恨,蔣少絮的心靈系魔法是安撫不了的,這種行為就好比你在別人妖魔小區附近安了一個噪音發生器,那聲音可以吵得妖魔沒法睡覺,脾氣暴躁的這些東西是沒有理由不過來查看的……

    “有什么動靜了嗎?”鄭通環視著周圍,表明上鎮定,眼睛里閃爍的游離卻出賣了他,他很不安,這是他第一次來沙漠。

    “還沒有,已經過了十分鐘了。”王九明說道。

    “沒有不是很好嗎,指不定我們可以安全度過這一個小時,那么接下去我們五公里的路線將會絕對安全。”蔣少絮說道。

    “儀器分析的只是一個趨勢,一個數據,即便偵測出五公里范圍沒有妖魔巢穴,也不是百分百安全的。”靈靈強調了一句。

    “小姑娘說得對,儀器只是輔助,真正的路線探索還是要靠我們的腳來走……”王九明笑著道,臉上露出了幾分憨厚。

    “話說,你那軍統朋友呢,他怎么到處亂跑的,不怕被妖魔給堵了嗎?”盧方發現張小侯不見了,于是詢問起莫凡。

    走在沙漠這種地方,大家都是死死的抱成團,生怕一個不小心走失了,在沙漠走失要找回的幾率不到百分之十,沒有人會那么作死。

    “盧方兄弟,你這就大不必未張軍統擔心了,他是斥候兵,就算不小心跑到妖魔部落里,他也可以全身而退,還往往將妖魔部落帶到與大隊伍相反的方向上,至于迷失,那也不至于,他一直在空氣中留下一些盤繞持續的小旋風,他可以通過感應這些旋風氣流來找到我們。”桐立倒是對張小侯頗有了解。

    “哦,哦,那就好。”盧方點了點頭。

    莫凡壓根就沒去管張小侯,這家伙其實比國府隊伍里負責偵查的官魚和黎凱風都靠譜太多了,實戰經驗是這兩人沒法比的,誰被妖魔圍了,他都不會被圍住,跑得賊快賊快的!

    “奇怪,怎么還是沒有妖魔過來,不會是這方圓之內其實沒有一個活物吧,不至于啊,我們收集的情報上說,大黃山下面就棲息著一群死沙殼蟲,它們難道遲鈍到察覺不到儀器在發出波動,還是說王九明的儀器沒起在工作?”鄭通說道。

    “已經在采集數據了。”靈靈說道。

    “那就奇怪……有東西過來!!”鄭通目光往前方望去,正見到一團不帶沙子的氣流往這里吹了過來。

    鄭通神色一凝,腳下已經有一個星圖在勾描了。

    “別緊張,是張小侯。”莫凡笑了笑道。

    淡藍色的氣流,那正是張小侯的風系魂種,張小侯是軍方重點培養目標,再加上他的功績,所獲得的東西一點都比國府來得少,畢竟比賽終究是比賽,永遠無法和戰爭中的軍功相比。

    “凡哥,我在前面發現了一群殼蟲,它們好像是往我們這里來的,它們出洞后,我偷了它們的蟲卵,被我引到南面了,一時半會應該不會再管我們。”張小侯匯報道。

    “這……你把那些殼蟲都引開了,那可是好幾個巢穴的啊!”葛明瞪大了眼睛說道。

    “它們對蟲卵很在意,我就偷了一個巢穴的,結果其他巢穴的殼蟲全來堵我。”張小侯說道。

    “然后你就這么安然無恙的回來了??”王九明也是感到幾分不可思議。

    隊伍其他人臉上也紛紛露出了喜色,他們都沒有想到這次行走在沙漠會這般順利,幾次必戰斗的地方都因為個人的強大而直接避開了。

    他們這些人都是把腦袋別在褲腰帶位置的,看到新加入的隊員們這般出色的實力,那顆忐忑不安的心也平靜了許多。

    和這樣的人做隊友,那真是一件省心又安全的事情。

    “看來我們這一關也順利度過了。”葛明笑著,尷尬的把直接擬定好的戰斗策略紙給揉成一團,隨手就扔掉了。

    虧他為前期做那么多準備,又是分析沙漠生物的習性,又是尋找他們的弱點,又是提前演習戰斗陣型,結果到現在他們連一個魔法都還沒有用過。

    要知道很多獵人大師組成的隊伍走到他們這里,基本上就要傷痕累累了,他們卻……卻跟度假一樣,閑聊著就闖過了。

    ……

    “采集完畢,老盧,你過來分析一下路線吧。”王九明收回了探測儀器,并遞給了盧方。

    盧方接過了儀器,并將信息輸入到他的設備中,接過信息還沒有傳輸完畢,旁邊的小蘿莉靈靈就開口了。

    “我們現在就出發,到這座小黃山的另一側,走有陽光的地方,太陽下山前走到這座沙盆位置,我們就安全了。”靈靈已經把圖紙給印出來了,隨手就給了葛明一份。

    一旁的盧方嘴角都有些抽搐了,正要呵斥這個小姑娘別瞎涂畫時,盧方瞥了一眼靈靈平板電腦的分布圖和妖魔標記,臉上的神情有些變化了。

    “怎么了,老盧?”葛明見盧方表情,急忙問道。

    說實話,葛明也不是很相信一個小姑娘弄出來的路線圖。

    盧方看了一眼太陽的方向,又看了一眼圖紙,隨后嚴肅的說道:“我們必須馬上出發了,沒在天黑之前離開,會有大麻煩!!”

    大家立刻收拾行囊前行,快步如飛。

    張小侯和另外一名近戰獵人團成員在前面探路,其他人都直接動用了魔法快速行走。

    鄭通和王九明都有些不太明白盧方為什么直接同意了靈靈的路線圖了,最后還是葛明發問道:“盧方,怎么了,臉色那么難看?”

    “我們的情報有誤,大黃山下面的這塊沙地棲息的不單單是死殺蟲殼,還有一群夜沙怖魔,它們棲息在大概四十米的沙地下面,分布在我們所在的這塊地和前方四公里的地帶,太陽馬上要下山了,一旦沒有陽光直照沙子,這些夜沙怖魔就會把它們領地內所有的活物給拖拽到沙子下面,它們的數量極多,我們很難應付!”盧方神情凝重的說道。

    “這……那個該死的信息販子,還跟我們說大黃山下面絕對不危險,回去一定宰了他!”鄭通顯得有些憤怒的道。

    夜沙怖魔,那是前往沙漠的旅客最不想看到的妖魔了。

    “我們在金林荒城不是也遇到過怖魔,這夜沙怖魔是不是那種東西??”牧奴嬌想起了什么,低聲詢問旁邊的莫凡。

    “恩,是同一種生物,只不過棲息的地方不同,夜沙怖魔大多在干涸之地,并且不喜歡陽光,夜晚才出沒。靈靈電腦上顯示,這片地帶至少有五百多只夜沙怖魔,它們的根須一旦感知到了有活物在沙地上行走,便會全部涌過來,你可以想象那畫面有多恐怖。”來之前讀過書的莫凡說道。

    牧奴嬌直接不說話了,想當初他們在金林荒城遇到一只怖魔都差點全軍覆沒了,這片沙地竟然有五百多只……簡直就是一個活人墳墓啊!

    “丫頭,你是怎么知道這些是怖魔的?”盧方一邊快步行走,一邊詢問道。

    “我叫靈靈!”靈靈幾分不滿的道。

    “哦,靈靈。”

    盧方此刻慌張歸慌張,更多的是慶幸。

    要按照他剛才的速度去分析,等分析出路線來,天基本上都黑了,那個時候有路線也沒有任何卵用,因為沒有了太陽,怖魔的根須將會分布得到處都是,只是盧方有些詫異,靈靈的思維是得快到什么程度,竟然比自己更快分析出這片地帶的兇險!

    他們之前獲得情報,這里只有殼蟲,但顯然那個進入到這里的幸運兒是白天來的,到了黑夜,這里群魔亂舞,軍隊過來都會被吞掉!!

    “這種生命象征稀少,分布范圍卻幾乎覆蓋了整個地帶的,本來就很奇怪。然后,方圓五公里只有兩種生命,一種是地下的,還有一種是殼蟲,再沒有別的任何生物。殼蟲妖魔多半是食肉植物最討厭的東西,它們無法消化其硬殼。所以這就更證明沙子下面有植物妖魔,因為其他所有非殼妖魔已經被它們全部吃掉了!”靈靈一本正經的說道。

    “嘿嘿,不管怎么說這次多虧了你。”盧方說道。

    “你忽略了白天和黑夜,這其實蠻致命的。”靈靈倒是一副老司機教導的模樣。

    盧方更是一臉尷尬,不過好在避免了一次大危險。

    這沙漠著實恐怖啊,要是他們按照最之前的計劃,天一黑,隊伍基本上要被怖魔給困住,能不能逃出去真不好說,越是細想,盧方越是心有余悸!

    “快走,快走,我已經看到夜幕線在往我們這里移動了!”張小侯大聲說道。

    (九月二號喲,全職法師動畫~~~~要支持支持哈~~~)(未完待續。)
海王星王国彩金
怎么加股票群微信群 澳门足球指数网 新联电子股票 上海麻将 幸运11选5网站 获取股票历史数据 东北单机麻将手机版 快乐赛车大战破解版 足球比分预测软件哪个好 极速赛车公式图片 浙江快乐十分十二选 今晚cba比分直播 捕鱼欢乐炸最新兑换码 遵义麻将技巧十句口 河北福彩好运3开奖公告 世界杯比分直播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