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全職法師 > 正文 第301章 隊伍崩垮
    返回到教堂之處,發現教堂這周圍一大片區域都已經面目全非了,到處坑坑洼洼,到處都彌漫著凌亂的元素氣息。#筆趣閣

    WwW.BiQuKu.La#

    不過,自相殘殺的戰斗明顯是結束了,就是不知道他們這群人究竟去了哪里。

    “寧雪,你沒有事吧。”陸正河最先出現,他急急忙忙的迎了上來,可看到莫凡正輕撫著她的柔弱香肩,眼神一下子變得極不友善,寒著聲音對莫凡接著道,“我來就可以了。”

    穆寧雪理都懶得理這兩個人,自己坐在了一旁休息。

    陸正河果然如一只蒼蠅一樣繚繞在她周圍,和指揮隊伍的樣子判若兩人,看來廖明軒說的那番話其實也沒有錯。

    莫凡去尋找其他人,自己性感美麗的牧奴嬌不知道如何了,怎么說都是同住一屋的女人,自己應對她負責。

    繞了一圈,沒見到牧奴嬌,卻看到了羅宋羅胖子。

    莫凡一把抓住了羅胖子的衣襟,都還沒有開口,羅胖子就一臉哭喪的道:“我叫你哥行了吧,我都快被她給殺了,她在那邊,應該是清醒了,自言自語的……”

    羅宋確實是灰頭土臉的,從他的精神狀態來看,估計最后連魔具都用得差不多了,論修為,掌握了第二級中階魔法的牧奴嬌確實要比羅宋更強許多。

    很快莫凡找到了一個人站在一片植物叢中的牧奴嬌,這些植物是她自己的杰作,她精神有一些恍惚,目光有幾分呆滯。只是眉黛之間那一抹腥紅是徹底消失了,變得往常那般圣潔高貴。

    “嬌嬌。你還好吧?”莫凡走到她身邊,將脖子上的項鏈給摘了下來。掛在了有些失魂落魄的牧奴嬌脖頸上。

    牧奴嬌美麗的瞳孔中漸漸有了情緒,這是一種害怕的情緒,就像剛剛從噩夢之中蘇醒過來,人還沉浸在之前的噩夢氣氛中,后怕不已。

    “不用怕,不用怕,有我在呢。”莫凡將牧奴嬌那柔柔軟軟的身子輕揉了過來,嘗試著用自己男人陽剛的體溫來烘暖她有些受傷的小心靈。

    牧奴嬌被莫凡這樣抱著,竟然沒有什么反應。換作平常的她,就已經氣場席卷了。

    “我……我是怎么了?”牧奴嬌有些呆呆的問道。

    她對自己的行為并沒有多少影響,她只記得羅宋在詆毀牧家,說的都是以前那些似是而非的事情,這讓牧奴嬌很生氣,接下去的事情她就不是很記得了。

    “精神被控制,不過現在沒事了,抱抱就好了,來抱緊一點點。”莫凡說道。

    牧奴嬌終于抬起了頭。那雙美麗的眼睛從一開始的害怕晃動變成了幾分質疑。

    終于,牧奴嬌醒悟了什么,小臉頰一下子飄上了兩朵粉云,模樣好看至極讓莫凡看得都有些呆住了。

    這么近距離。還有著令人砰然心動的香氣,莫凡覺得自己也要被什么蠱惑了,動粗到不至于。忍不住想親一口這粉玉粉玉的臉頰和性感的香唇倒是真的。

    “流氓。”牧奴嬌推開了這個乘人之危的混蛋。

    想來她此時的心情跟穆寧雪差不多,還有氣力的話真要把這家伙吊起來打一頓。一點紳士風度都沒有。

    莫凡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心情還蠻好的。因為揩了兩位女神的油了。穆寧雪的身子特別滑,特別柔軟,摸起來手感很不錯。牧奴嬌香肩飽滿一些,體香縈繞,有著令人淪陷的魅力。

    “其他人呢?”牧奴嬌轉移開話題,免得氣氛尷尬下去。

    “不知道,他們的死活我就懶得管了。”莫凡毫不在意的說道。

    “你這人怎么這個樣子。”牧奴嬌白了他一眼。

    “來,還給你,剛才殺蠱惑魔蛛的時候還蠻危險的,不過這件護身符我沒舍得用。”莫凡將那一顆珠子還給了牧奴嬌。

    牧奴嬌也將凝神項鏈還給了莫凡,可一聽到莫凡幽幽的飄了一句交換定情信物之類的話,剛才才褪去的紅霞又飄了起來,快步走開了,不想和這個無恥之人多說半句話。

    她現在心神還是恍恍惚惚的,感覺被莫凡這樣一挑逗,心里蠻奇奇怪怪的。

    ……

    隨后,莫凡和牧奴嬌找到了趙滿延和白婷婷。

    他們兩個人都相安無事,但鄭冰曉卻受了重傷,被趙明月一個火系中階魔法轟中,整個人都快燒成焦炭了。

    白婷婷正在不停的為鄭冰曉治療,也不知道他能夠支撐多久。

    沒有被妖魔給殺死,結果卻被同伴給燒了一個半死不活,鄭冰曉就算能活過來估計也心灰意冷。

    這一次自相殘殺,受傷的受傷、疲憊的疲憊,最重要的是整個隊伍之間已經不存在什么信任感了,看著依舊昏迷不醒的宋霞,再看看渾身重度燒傷的鄭冰曉、以及被咬下了一條胳膊的許大龍……

    隊伍一片殘敗,每個人就跟之前被蠱惑了一樣,氣氛詭異的各自為營。

    “回去吧,明天一早就回去。”趙滿延開口說道。

    “我也呆不下去了。”羅宋說道。

    “我們勘測還沒有完成,怎么可以離開……”陸正河一下子慌張了起來,似乎很怕大家走。

    “命都要沒了,還勘測個屁,反正我是不想再再這里呆下去了。”許大龍有些惱怒的說道。

    他的胳膊,是被陸正河的幽紋暴狼給咬下來的。

    就算是自己中邪了,許大龍也覺得陸正河下手太狠了。

    至于中邪最深的明聰和廖明軒兩個人,明聰已經失蹤了,廖明軒倒還好好的,只是一個人蹲坐在旁邊,神情非常的古怪。

    從清醒開始,廖明軒就那副詭異的樣子,簡直比被蠱惑了還要可怕。

    至于失蹤的明聰,大家現在都精疲力盡,根本就不知道去哪里尋找,只能夠等明天天亮往這附近搜索一番,實在找不到,那也沒辦法了。

    大家現在自身難保,實在不想去顧及別人。

    誰能想到這里會出現一只蠱惑人心的魔蛛,又誰能想到好好的一個精英隊伍就在一夜之間崩垮成這樣。

    (求月票!!!!)(未完待續。。)
海王星王国彩金
上期平特计下期出肖 90极速语音比分 新加坡快乐8是哪里开奖 快乐10分钟开 产业基金配资是真的吗 短线股票推荐 大地棋牌官网下载安装 辽宁十二选五一定牛 吉林十一选五出奖结 pk10预测软件 pc蛋蛋幸运28神 欢乐真人麻将所有版本 上海唯信网股票配资 捕鱼达人正式版3 长沙麻将app有哪些 3d的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