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全職法師 > 正文 第3023章 穆戎的謊言
    “既然你已經知道關于天生天賦的奪取,事情便非常的簡單了,你好好配合洛歐夫人,她獲得了你的天生靈體之后,為我們全人類所做的一切貢獻也都將有你穆寧雪的一份,這一點你盡管放心,同盟會不會將你從這項功績上抹除。”穆戎露出了一個古怪的笑容道。

    看著穆戎這個笑容,還有那個背著身子始終一副高高在上的洛歐夫人,沒有感到絲毫的榮耀,反而覺得無比惡心。

    “五大洲同盟會的征召,我如期抵達,沒有別的事情的話,我想我可以離開了。”穆寧雪轉過身去,沒有必要再與穆戎溝通下去了。

    來的時候,穆寧雪就有一種怪怪的感覺,果然……

    走向冰溶洞外,穆寧雪冷冷的掃了一眼韋廣,眼眸中滿是厭惡。

    韋廣一定是知道一切內容的。

    五大洲同盟會即便要征召一名魔法師,同樣需要先與中國禁咒會進行溝通,等待中國禁咒會商榷之后才會同意。

    韋廣作為中國禁咒會的人員,卻將真實的情況徹底隱瞞,將自己送入到這個奪取天生天賦的虎口之中!

    “你不能離開,你需要遵守魔法公約,魔法協會耗費資源培育你這樣的魔法師,如今魔法協會需要你做出一點犧牲,你有什么理由可以拒絕?”穆戎狠狠的質問道。

    “魔法公約里表明禁咒以下所有魔法師都是自由之身,如遇特殊情況需要響應征召。我來了,已經響應了征召,接下去怎么做,你們沒有資格脅迫。”穆寧雪對魔法公約了解得一清二楚。

    “你到沒到,是否響應了征召,由我們說得算!你現在離開,就注定被魔法協會除名,從今往后你使用任何一個魔法,都將被視為威脅。”穆戎聲音加重了。

    穆寧雪繼續往外走去。

    大概是被極南帝王植入了精神操控之后,腦子已經出了問題,穆戎的那些話真得可笑到了極點。

    “穆戎啊,有些真理,并不是所有人都明白,太多的人都只看重自己的個人利益,卻總忽略全人類的前景。路西法也曾經蠱惑過世人,讓世人變得愚昧、無知、自私,神令天使們到人間,采取的手段很簡單,挑起人類之間的戰爭,讓他們自相殘殺,很快人們重新明白了自由、和平的真諦,他們重新信奉神明,尊敬天使。”洛歐夫人轉過身來,眼睛里透著幾分冷漠。

    “我明白,只是我們國家習慣講究一個流程,該說的我已經說的,該勸的我也勸了,她冥頑不靈,自然不能怪我們使用強制手段。”穆戎恭敬的回答著洛歐夫人的話語。

    說完這句話,他瞥了一眼靠近冰溶洞口的韋廣和伊薇兩人,命令道:“先將她拿下。”

    韋廣走向穆寧雪,站在了她的面前,神情倒是格外的堅定。

    “穆寧雪,你主動配合,關于天生天賦嫁接的法門我也了解過,這不會傷及你的性命,同盟會也是沒有辦法,他們必須依靠洛歐夫人度過雪崩長河。給予同盟會的時間不多了,極夜一旦到來,極南帝王將會在下一個年份變得更加強大,到那個時候誰也阻擋不了它。”韋廣開口說道。

    “這些是誰告訴你的?”穆寧雪反問道。

    “當然是穆戎閣下。”韋廣道。

    “你可知道他曾經是極南帝王的傀儡,在被操控的期間,他為極南帝王采集全世界強者的情報?”穆寧雪說道。

    韋廣愣了愣,他注視著穆戎。

    這件事韋廣可從沒有聽說過。

    穆戎仿佛被觸碰到了逆鱗,整個人都變了,臉龐在輕微的抽搐,怒道:“一派胡言,穆寧雪你可知道污蔑一名同盟會禁咒法師是什么罪名嗎!!”

    “你給穆戎當狗,希望能夠在五大洲魔法協會同盟會里有一席之位,卻不清楚穆戎早就被同盟會當做一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雞肋,你討好穆戎,同盟會反而將你視作危險。”穆寧雪對韋廣的行為感到可悲又可笑。

    韋廣呆住了,他目光注視著穆戎,過了良久才問道,“穆戎閣下,她說得是真的嗎?”

    穆戎暴跳如雷,他絕對不會想到穆寧雪知道這件事。

    事實上華展鴻那次計劃是極其隱秘的,除卻半途插足進來的莫凡等人,其他人對這件事一概不知。

    穆戎恢復了正常,遍立刻去找五大洲同盟會的老友幫助,請求他們將他從中國軍方的手上救出來。

    華展鴻也知道穆戎已經脫離了極南帝王的控制了,五大洲同盟會施壓要人,并且表示要開啟討伐極南帝王的計劃,華展鴻便將穆戎交給了五大洲同盟會處置。

    穆戎現在,就是一個罪人,處處被提防,甚至每天都要經過一名心靈系法師的洗滌,確保極南帝王在他腦海里埋下的控制種子不會再生根發芽。

    韋廣對這一切完全不了解,他以為穆戎還是同盟會中的老資歷,可以讓他擠入到五大洲同盟會中,所以這次征召的時候,韋廣確實對事情有所隱瞞,沒有將天生天賦奪取這件事告知中國禁咒會。

    他的行為,無疑是冒了風險的,畢竟中國禁咒會知道他隱瞞此事,必定會嚴懲他,可如果他攀上了五大洲同盟會的高枝,這件事就不是那么重要了。

    “你是愿意聽信他的,還是聽我的,韋廣,別忘記了,你有今天……”穆戎表情相當古怪,即便是他這種老法師,一旦被提及精神傀儡的事情也完全控制不住情緒。

    “韋廣,你成為了禁咒是華軍首將一枚火屬性的大地之蕊賜給你,成就了今天的你,你可知道你的火系大地之蕊是從何而來?”穆寧雪語氣同樣非常堅定。

    韋廣眼中再次閃過疑惑。

    穆寧雪又怎么知道自己的禁咒是源自于大地之蕊?

    “趙京違反公約,公然召集私軍攻打凡雪山,他給我們加的罪名是私藏重寶。重寶,便是一枚來自瀾陽市的地火之蕊,我們付出了凡雪山眾多生命的代價,守住了這枚地火之蕊,否則我們國內誕生的禁咒便是趙京,不是你韋廣!”穆寧雪語氣更重。

    穆寧雪每一句話對韋廣都像是一次重擊,讓本就有些虛弱的韋廣甚至有些喘不過氣來。

    瀾陽市,地火之蕊,趙京……

    單單是這幾個字眼,便足以證明穆寧雪相當清楚這枚大地之蕊的來歷!

    
海王星王国彩金
重庆快乐10分开奖走势图 广东11选5 体彩竞彩足球比分开奖 11选5近期中奖号码河南 2019今晚香港开码网站 叮叮未来云南麻将 幸运飞艇幸运飞艇 1分彩玩法平台 投资理财平台排名 南粤36选7最新开奖号码 飞龙棋牌游戏? 黑龙江快乐十分和值走势图 5分3D开户 目前最好的理财产品 吉林麻将小鸡飞蛋 广西11选5人工预测